陆子喻

失踪人口,准备长弧,安好,勿念。

【all叶】FOR CENTURIES(四)

<<喻叶.玻璃与雪 The Glass and The Snow④

#鲛人喻×神明叶

#无脑苏,单纯吹叶

#清水小甜甜,没有内涵,渣文笔

 

 

神明从自己的床上爬起来。

 

这些日子他四处游历,装作普通人在大陆上走走停停,到过许多地方,成日里风餐露宿。

 

他昨天才想起今天有正事要做,趁着夜半时分无人注意,用空间穿梭回到了溯世塔。

 

昨天歇的那么晚,今天起这么早真是很辛苦啊。

 

他萎靡不振地用了个小魔法整理好自己。然后点上烟斗吸了一口,这才感觉好多了。

 

前些日子神明在大陆上游历的时候,听说术士公会那边放出消息,原会长魏琛退位让贤,新会长接任仪式即将进行。

 

神明心里一动,记起和他分别时虽不舍却仍是挂着微笑的小鲛人。

 

——“那就请叶神拭目以待啦。”

 

于是满怀期待的神明,数着日子等到了这一天,破天荒在溯世塔里起了个早,准备去术士公会看看热闹。

 

如果是小鲛人做了会长,那就好好祝贺一下。如果不是小鲛人,那就顺便探望下他。

 

叶修这样想着,心下有些雀跃。

 

神明寂寞了很多年,难得碰到一个有趣的孩子,何况这个孩子也算是他手把手教出来的,哪有不关心点的道理。

 

******

 

喻文州穿着身暗紫色的术士法袍,在术士公会的大厅里安静地站着,等待仪式开始。

 

此时大厅里已经站满了受邀参加仪式的宾客,魏琛站在他旁边低声给他介绍,那一位是法师协会的会长,再那边是王国骑士团的骑士长……

 

喻文州微笑着听他讲,没有丝毫不耐。

 

等到魏琛讲完了,他才出声询问:“叶神会来吗?”

 

“呃……”魏琛说,“叶修那家伙,总是四处乱跑,具体行踪我也不知道。他住的那地方,没他本人带路,单凭我们找应该也……”

 

哦。喻文州心说,那应该是来不了了。

 

他有些遗憾,却也知道魏琛说的是实情。

 

当年他来术士公会,直接找上了会长魏琛。魏琛大着嗓门跟他说:“不用谢老夫,老夫就是随手,救你的是叶修那家伙。”

 

喻文州笑笑,说我这趟来是想加入术士公会。

 

魏琛问过他之前对于术士这个职业的学习全部来自叶修之后,当即拍板:“那家伙我倒是信得过。不过单论起对术士的了解他是不如老夫的,以后你就跟着我学吧。”

 

这些年在魏琛的指导下,喻文州对于术士魔力的掌控一日千里。他不是没试过想去见见叶修。但是神明的溯世塔似乎存在于一个特殊的位面,世界的边界有那么长,长得看不到尽头,喻文州找了很多次,都没找到那座塔。

 

喻文州见不到叶修,于是他始终期待着在他成为术士公会会长的这一天,叶修会出现在他面前。

 

当初玩笑一般的话,被他当成一个认真的约定,藏在了心里。

 

魏琛看出来自己这得意弟子有些心不在焉,抬手拍了拍他的肩。

 

“不过老夫掐指一算,觉得叶修那家伙会来。”魏琛说,“他只要知道你今天接任会长,怎么会不来?等那混蛋来了,肯定得嘲笑我一下,毕竟是他当初教的孩子顶了我的位子,你这小孩可不能胳膊肘往外拐啊,要帮着我知不知道?”

 

喻文州偏头,看到魏琛一边吐槽叶修是混蛋,一边冲他挤眉弄眼。

 

于是喻文州终于真心实意地笑了出来。

 

也就在他低头轻笑的时候,前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哟,文州,出息了啊。”

 

喻文州先是一惊,然后一喜。

 

他抬起头。面前向他走来的男人,里面穿的是当初那件白衬衫,外面罩了件深灰色的厚重的披风,裹得严严实实。

 

叶修扬了扬手上的烟斗:“好久不见。”

 

魏琛“哎哟”了一声,一脸戒备地把喻文州拽到自己身后:“来干嘛?想拐我徒弟?做梦!”

 

叶修摊手:“怎么就拐了,我记得文州明明是我的学生啊。”

 

大厅里的人都看了过来。喻文州没在意,他瞥了一眼魏琛,见他虽然对叶修张牙舞爪,眼里却满是笑意。

 

哎呀。喻文州想,真是口是心非。

 

叶修走过来,一只手搭在魏琛肩上,一只手在他身后想把喻文州牵出来。而喻文州先一步握住了他的手,顺水推舟走到了他旁边。

 

他笑得几乎称得上眉目生春:“叶神,好久不见,我很想你。”

 

这句堪称撒娇甚至有些腻歪的话明显让叶修僵了一下。下一秒心大的神明挣脱了他的手,手在空中虚抓,凭空拎出一个盒子递给他:“喏,贺礼。”

 

喻文州和魏琛都知道那是是神明的随身空间。而在场的宾客个个瞪大了眼,内心猜测莫非是一种带有隐身效果的空间储物器。

 

叶修不顾旁人的眼光,自顾自找了张椅子坐下,伸了个懒腰。

 

喻文州没有直接拆盒子,手腕一翻直接收进了他的空间储物器,然后看了眼魏琛,示意可以开始了。

 

趁早结束他就可以和神明待在一起了。喻文州想。

 

魏琛看出他心里所想,不忿地瞪了叶修一眼,觉得这么好的徒弟怎么就又要让这人拐走了。

 

想归想,他还是任劳任怨地满足了徒弟的这个小愿望。

 

“……感谢各位的到来。那么我们术士公会这一次的会长接任仪式,现在开始。”

 

******

 

术士公会的会长大人换下接任仪式上那件象征身份与地位的暗紫色长袍,牵着神明的手回了他在公会里的住处。

 

叶修进了屋子就把自己缩进椅子里,像是身上没长骨头。

 

喻文州抱着那盒子,笑得满面春风:“我可以现在打开吗?”

 

叶修点上烟斗:“开呗。”

 

喻文州屏住呼吸,揭了盖子。

 

盒子里是一块很小的、流光溢彩的透明晶体。

 

“记忆水晶?”喻文州认出了这东西的来历。

 

他伸手拈起盒子里的记忆水晶,叶修在边上轻轻念了句也不知是什么咒语,一束光从那道水晶里射出来,随后光束里传出歌声。

 

歌声很动听,有些虚幻的美。喻文州静静地听完整首歌,看向椅子里坐没坐相的叶修:“这是……”

 

叶修点点头:“前几天路过你们那,顺路去看看你家人有没有想带给你的。他们没有,我就录了一段他们的晚间大合唱给你。”

 

路过?喻文州笑笑。

 

叶修录下的这一首是鲛人族的祷歌,鲛人族吟唱祷歌需要在极深的海底。他们通过这首歌祈求海神庇佑,因此要挑选最接近传说中海神所在之处的地点。想来叶修独自跑到了那么偏僻的海底,一定也费了不少心力。

 

喻文州说不出心里什么感受,有些酸酸甜甜的喜悦一点点冲洗着他的五脏六腑。不再年幼的鲛人感受到心里传来的一丝悸动,他放下盒子,俯身抱了抱叶修:“谢谢。”

 

“谢什么的,借花献佛。”叶修把手里的烟斗收起来,冲他笑笑,“喜欢就好。”

 

“叶神送的东西,怎么会不喜欢呢。”喻文州也笑,“叶神特意来看我这一趟,我很开心。不如这样,我带叶神参观一下术士工会?”

 

叶修摆摆手,喻文州的屋子里很是温暖,困意一点点涌上来:“我今天为了不迟到起了个大早,想在你这睡一会。”

 

喻文州点头:“去我床上睡?”

 

叶修“嗯”了一声,没有动。

 

喻文州见他已经迅速进入了半梦半醒的状态,也不出声了,自己拽了把椅子过来坐在他对面。

 

他静静地出神,想起第一次看见神明时感受到的劫后余生的安心,想起神明教他术士咒语时耐心细心的样子,想起神明几年前送他离开时在溯世塔窗口懒懒散散挥手的样子。

 

他的心跳声细细密密,像是落在玻璃上的雪花。

 

叶修睡得很沉,喻文州试着轻轻叫了他几句,他都没有反应。

 

这样安静的气氛里,喻文州的上下眼皮也不由自主地打起架来。

 

睡过去之前他模模糊糊地想着:“这样真好。”

 

 

 

tbc.

 


【all叶】FOR CENTURIES(三)

<<喻叶.玻璃与雪 The  Glass  and  The  Snow③
  
#国家队队长与领队的日常向
#努力甜,不齁
#写废话也能开心,可能是堕落了
#写这篇的时候我三模还有三科第二天考,是晚上十一点
  
  
  喻文州从卧室里出来的时候看到叶修缩在自己那张床上睡熟了。
  
  这人平时张牙舞爪的,睡相倒是很老实。侧卧的姿势,连下巴都缩进被子里。
  
  “领队?”喻文州忍不住喊他。
  
  “……?”叶修费了好大劲才睁开眼睛看他,双眼呆滞无神,“怎么了。”
  
  “领队去洗个澡再睡吧。”喻文州笑,“没想到领队倒时差倒的挺顺利的。”
  
  叶修还不太清醒,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窝在被子里口无遮拦:“哦,有两天没怎么睡了,帮工会抢了几个BOSS,你们家小蓝好像气得不轻……”
  
  “……”喻文州笑容不减,“领队真是很辛苦啊。”
  
  叶修一边点头一边从床上爬起来:“是啊是啊,我怎么说也是个前队长,也不能扔着我们家小朋友不管……哎我去。”
  
  他下床时一个趔趄险些与地面亲密接触,喻文州眼疾手快地伸手扶了他一把,看着他摇摇晃晃地走进卫生间,有几分担忧:“叶神,你没事吧?”
  
  两天没睡的话,现在得有将近四十八小时了。
  
  叶修晃晃悠悠着扶了一把墙:“没事没事。”
  
  “当年哥三天三夜不睡也不是没有过……还是年轻的时候禁得起折腾啊,现在真是老了……”
  
  喻文州觉得这人路都走不稳嘴皮子还这么利索就很神奇。
  
  浴室里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喻文州坐在床边,从行李里拿出一个笔记本。
  
  他从年轻时就有了记笔记的习惯,把事情记在纸上会让他记得更清楚。
  
  他瞟了眼浴室的方向,把本子翻到某一页,在密密麻麻的一个列表中准确找到一项,在后面打了个勾。
  
  与领队二人共处一室朝夕相对,完成。
  
  领队此时困得头重脚轻,在浴室里被热气一蒸感觉整个人都要栽倒在地。他冲了一下,急急关了水,就想出去睡觉。
  
  然后注意到刚才困得头重脚轻扶墙进门的自己忘了拿准备换的衣服。  
  
  领队毫无心理障碍地朝外喊话:“文州,我忘了拿衣服,你帮我拿一下。”
  
  喻文州此时正抱着笔记本,慢慢悠悠地写他的训练计划与战术分析,突然听到叶修在浴室里要他递衣服,手一抖,在大漠孤烟后面多写了个直。
  
  喻文州:“……”
  
  他在叶修的行李里翻翻找找,挑了件短袖,又拎了条宽松的长裤。奈何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内裤,喻文州灵机一动:“叶神,你是不是没带内裤出门?”
  
  叶修困都困懵了哪里还知道什么内裤不内裤:“可能吧……”
  
  喻文州问他:“那要不你先穿我的?”
  
  叶修犹豫了一下,觉得这样可能不太好,不过他想了想,觉得大家都是男人,以后还要做一段时间亲亲的好队友,也不用太过矫情。更何况他确实很困,想马上睡觉。
  
  “行,那麻烦你了。”
  
  “不麻烦。”喻文州拧开浴室的门就给他递了进来,动作十分迅速,“不是什么大事。”
  
  叶修嘴里嗯嗯嗯,迷迷糊糊套上内裤,穿好喻文州给他递的衣服,一步三晃地出了浴室直线朝他的床前进。
  
  他在床边坐下,刚要身子一歪缩回被里,就被喻文州从身后扶住了肩:“叶神,头发没干呢,就这么睡容易着凉。”
  
  叶修伸手捏了捏自己的发梢,是有点湿乎乎的,还能拧出来点水。他偏头看了眼喻文州,嘴里嘟嘟囔囔:“我觉得没啥大事,要不就这么睡吧,晚安文州。”
  
  喻文州叹了口气,抬手从桌边拿了个毛巾过来,盖在他头上轻柔地擦了几下:“领队等会再睡吧,等稍微干一点。”
  
  “现在可不能病了啊,你病了我们队可怎么办呢?”
  
  叶修迷迷糊糊地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嗯。”回答之后就真的不动了,等喻文州帮他擦头。
  
  喻文州感受到怀里多了几分重量靠过来,无声地笑了笑,手上缓慢轻柔地动作,一边拿他刚才写的训练计划询问着叶修。
  
  “叶神觉得,分组练习怎么样?”
  
  “嗯……挺好的,磨合第一天先试试三对三……借张账号卡给我,我还能给你们凑个五队……”
  
  “其他队的队员资料我这也有个大概了,不如明天叶神找个时间和我一起作下针对练习的计划?”
  
  “行啊……你定时间吧……其实晚上就行……”  
  
  “叶神明天早餐想吃什么?”
  
  “嗯……”  
  
  “没事,可以说,我早上去看看有没有。”
  
  “……”
  
  “叶神?”
  
  喻文州感觉到怀里的人一下子把全部重量挪了过来。
  
  “睡了吗?”
  
  叶修没有回答,喻文州看着他眼眶以下若有似无的青黑色,以及柔软的贴在前额的发丝,轻轻放下了毛巾。
  
  “那么,叶神,晚安。”
  
  他蹑手蹑脚地把叶修摆进被子里,自己抽身到床边,拎起他的右手,轻轻吻了吻指尖。
  
  次日清晨叶修被喻文州叫醒的时候恢复了精神。
  
  一夜之间红蓝全满。

  喻文州还没出房间,衣服都穿好了,站在拉开窗帘的窗边与窗边的一只麻雀对视。
  
  “……”叶修忍不住问他,“你有没有觉得那只麻雀特别像黄少天。”
  
  “嗯?为什么这么说?”喻文州回头看到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刚从床上爬起来的叶修,默默准备在小本子上的“见到领队刚睡醒的样子”后面打勾。
  
  叶修毫不留情地对此时并不在此处的黄少天予以嘲讽:“都很吵啊。”
  
  喻文州:“……”
  
  无辜的麻雀似乎不太想理这个嘲讽的人,偏头看了叶修一眼,就拍着翅膀飞走了。喻文州转过身来,靠着窗户笑:“早安。”
  
  “……早。”
  
  叶修觉得两个大老爷们深情款款地互相说早安可能是非常怪异的一件事。他下了床去洗漱,走了几步觉得内裤不是很舒服:“……那啥,文州,我是不是还穿着你的内裤。”
  
  “嗯。”喻文州点头,“不要紧的叶神。我看你好像没带。今天找个时间我陪你出去买也行,或者你就穿我的也没问题。”
  
  叶修不知道为什么大老爷们买个内裤还要人陪,不过记得自己应该是带了内裤的:“我应该是带了的……”
  
  喻文州打断他:“都这个时间了,我们先去吃早饭吧,等会就开始训练了。身为领队第一天可不能迟到哦。”
  
  叶修:“……”
  
  他觉得喻文州尾音的那个“哦”有点像是哄孩子,而且莫名其妙地带着些不太正经的气息。
  
  不过喻文州本人神色自然不慌不忙,叶修于是没有过多在意地趿拉着拖鞋进了卫生间。
  
  过会儿他走出来,头发整齐了许多。叶修跟喻文州笑笑:“走呗。”
  
  这两个人出了房间一前一后直奔电梯,在电梯口遇见了住同一层的李轩与唐昊。叶修漫不经心地抬手打招呼:“哟,你们也才起啊。”
  
  唐昊哼了一声:“没迟到。”
  
  叶修老早就觉得唐不高兴这孩子真是很可爱:“唐昊选手,今天情绪不是很好?”
  
  唐昊冷哼:“不用你管。”
  
  叶修摆出和蔼可亲的一副老母亲嘴脸:“说什么呢,我可是你们领队,有啥事都可以跟我说知道吗?领队就是用来解决选手生活方面的问题的。”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
  
  唐昊撇了撇嘴,径直走了进去。李轩这才开始找一找自己的存在感:“领队早上好啊。”
  
  叶修笑着点了点头,跟在李轩后面就想进电梯,走过喻文州身边时听到他很轻很浅的一声笑。
  
  “什么事情都可以找领队吗?”喻文州跟在他身后进电梯,同时问道。
  
  叶修看他:“生活方面都可以吧……上面派我来不就是做这个的?文州你怎么了吗?”
  
  “啊,没有。”喻文州说,“我想找个伴侣,这种事可以找领队吗?”
  
  他这句话几乎是在叶修耳边低声呢喃出来的。他说话时热气喷在叶修的耳后,激得叶修浑身一颤。
  
  “这个……”叶修想了想,也悄声跟他咬耳朵,“可能不行。不过据我所知文州你这样的很招小姑娘喜欢,应该不难办。”
  
  又是“叮”的一声,电梯到了一楼,唐昊和李轩出了电梯,叶修也想迈步跟上的时候喻文州拽住了他。
  
  “其实有点难的。”喻文州说,“我喜欢的人好像对我没什么意思。”
  
  
  
  
  
tbc.
没有要表白。
表白要放在这篇快结束的时候。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不过我确实很想写。

【all叶】FOR CENTURIES(二)

<<喻叶.玻璃与雪 The  Glass  and  The  Snow②

#无脑苏叶无脑苏喻
#喻叶这一篇西玄部分大概是鲛人喻×神明叶
#为了甜而甜,为了苏而苏,为了吹叶而吹叶
  
  
  
  喻文州起先对这两条腿不适应得紧。下床走路时扶着叶修摆在床边的木几,依旧磕磕绊绊。
  
  叶修叼着烟斗吞云吐雾,时不时对他进行指手画脚:“左腿,哎慢点,对,踩稳了再迈右腿。”
  
  像是很有耐心的家长教小朋友走路。
  
  年幼的鲛人很有礼貌地对待自己的恩人,加上确实不太会用这两条腿,于是顺从地按照他的指示操作,并随口问了一句:“前辈是怎么把我的鱼尾变成腿的呢?”
  
  叶修漫不经心地道:“那还不简单。”
  
  他问喻文州:“你听过人类的童话故事吗?”
  
  “没有。”喻文州摇头。
  
  “那我给你讲一个。”男人把烟斗取下来,在指尖缓缓转起,“海的女儿的故事。”
  
  “哦。”鲛人点点头,在床边坐在,仰着头听人类的童话故事。
  
  “从前在美丽的大海深处,住着海神一家。”叶修的声音很轻缓,“海神有六个女儿,是六条人鱼。其中小公主是最美的,也是最向往人类世界的。”
  
  “人鱼十五岁才可以出海。小公主好不容易盼到了十五岁那年。她游出了深海,在浅海看到了人类世界的繁华。游轮在海上漂着,成串的彩灯挂在船上,像是满天的星星。”
  
  喻文州看着叶修的眼睛,觉得亮的像是两颗小星星。他问:“然后呢?”
  
  叶修说:“然后游轮出事啦,小公主救了掉在海里的王子,对英俊的王子殿下一见钟情。她把王子放在岸边的沙滩上,自己缩在礁石后,一边偷看王子殿下,一边等着有人来救他。”
  
  “后来邻国的人类公主来到这里,王子醒来时看到人类公主,以为是她救了自己,于是很感激,甚至许诺要娶她为王妃。”
  
  “小公主回去之后伤心极了,于是去找住在海底深渊的巫师,请求巫师把她的鱼尾变成人类的双腿,这样她就能去寻找王子。”
  
  叶修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他拿着烟斗吸了一口,然后朝着喻文州眨眨眼:“我就是这样把你的鱼尾变成腿的。”
  
  喻文州点点头:“我明白了。那么,后来小公主和王子怎么样了呢?”
  
  叶修笑笑:“挺好的。”
  
  叶修一直很不喜欢这个故事的结局。曾经讲这个故事给他的人,在讲完以后问他这个故事写的好不好,他只是摇了摇头,表情平静又淡漠。那时神明还不能理解人类世界这样肝肠寸断的故事,神明只是觉得美好的故事都应该有个圆满的结局。
  
  年幼的鲛人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一丝敷衍。对这个故事的结局也没有多问,而是选择了另一个话题:“那个……”
  
  “嗯?”
  
  “你是巫师吗?”
  
  叶修想了想:“应该不是吧。巫师似乎都是人类,我是个神,怎么会是巫师呢?”
  
  “哦。”喻文州说,“如果你是神明的话,那你能不能教我学习,让我成为一个术士啊?”
  
  “虽然这样请求不知道是不是有些冒昧……”鲛人垂下头,“但是反正你救了我一回不是吗?这样我就算是欠了你两个人情,以后我会还给你的。”
  
  “挺会算账啊。”叶修忽然笑起来,啧啧赞叹了两声。
  
  他耸耸肩:“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教教你呗。那以后你叫我什么好呢,老师?”
  
  “如果是神明的话……”喻文州突然露出一个微笑来,“那就叶神好了。”
  
  鲛人的脸上挂着很温暖美好的笑,叶修在那一瞬间觉得有些眼花,像是见到了多年以前的一位故人。
  
  “啊。”他应了声,“好。”
  
  ******
  
  年幼的鲛人开始跟着神明叶修学习知识。
  
  学习关于这个世界的一切以及如何成为一个优秀强大的术士。
  
  神明居住的这个地方叫溯世塔,这座塔矗立在世界的分界处,夜幕降临时东面人类的世界里满天星辰,西面异族的世界里挂着荧绿色的月亮。塔底的门不只通往塔外这片土地,它所能到达的是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族。人族与鲛人族都只不过是这么大的世界里的一小部分。叶修讲了很多其他种族的事情。最后在喻文州问起神族时,他却扬着眉眼,有些茫然。
  
  “没有神族。”他说,“我是唯一一个。”
  
  喻文州诧异了一下:“那你为什么会确定你是神明呢?”
  
  “因为人类就是这样称呼我的。我会很多事情,并且不会老去。”叶修漫不经心地装烟草,“我活了很多年,见过了很多种族,却没见到过任何一个我的同族。”
  
  “这样啊。”鲛人说,“那你不会觉得孤单吗?”
  
  叶修看看他,忽然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鲛人在他这里学习了几个月,身子一天天长高,眼看就要追上他了。
  
  手下面鲛人的头发很好摸,光滑冰凉,触手像是人类贵族中极力追捧的丝绸。
  
  “文州啊。”叶修说,“起码哥现在教你使用魔力啥的,每天都忙忙碌碌,怎么还孤单的起来?”
  
  喻文州挑眉。叶修教他这段日子,每天也就是丢给他本书让他自行练习,有时候出言指点两句,更多的时间里都懒散地靠在藤椅里,叼着烟斗,似笑非笑地看他练习。
  
  还真没看出来哪忙碌了。
  
  不过他没有出言反驳。头上那只手精美绝伦,像是雕塑家穷尽毕生之力造就的完美艺术品。那只手的掌心传来柔和的温度,摸得他浑身暖洋洋的。
  
  叶修并不知道小鲛人此刻在想些什么,然而他依旧勾起一个笑容:“文州啊,术士的咒语你都学的差不多了,不如过几天自己出去走走吧。”
  
  “嗯?”喻文州一愣。
  
  “年轻人一定要有点热血啊!”叶修满脸正气地捧读道,他这一不苟言笑,甚至让人看出了几分世外高人智慧化身的人生导师气质。
  
  “学了那么多技能不出去扬名立万怎么对得起辛苦教你的我呢?”叶修眨眼,“怎么着也要去术士公会混个会长当当啊文州。”
  
  “???”鲛人不明所以地摆出了黑人问号脸。
  
  “哎,怎么说呢。”叶修伸出食指敲了敲木几桌面,“还是出去看看吧。”
  
  “……”
  
  鲛人看了看他,沉默着点点头。
  
  于是叶修笑了:“诶,别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
  
  “我也要出去转转,等过一阵子说不定,会有个巧遇什么的。”他说,“到时候,我会很期待,见到的是一个术士公会的会长之类的大人物……”
  
  “嗯……”喻文州也笑,“好吧。那就请叶神拭目以待啦。”
  
  
tbc.
感觉有点话废。
下一章切回国家队主线吧。
w写西玄不欢脱还真是第一回,各位包容海涵下啦。
这里文州er还没喜欢叶神,只是敬仰并且有隐隐约约的憧憬嗯。所以告别也只是跟亦师亦友的恩人告别这种。
看不出感情线也很正常w

【all叶】FOR CENTURIES(一)

<<喻叶.玻璃与雪  The Glass and The Snow ①

#国家队甜饼日常+西幻风
#无脑苏喻无脑苏叶
#愿意入坑的话请一定要写条评论说你爱我

  叶修靠在飞机座椅上,低头喝一杯可乐。
  
  他睫毛低垂,不说话的时候,看起来倒也有几分乖巧的样子。
  
  喻文州过来坐在他边上。
  
  叶修没抬眼看他,只是含含糊糊地打了个招呼:“文州。”
  
  喻文州看到他简单招呼了一句就继续发着呆咬吸管,心里有细微的声音在沙沙地作响。
  
  “领队。”喻文州先开口了,声音很轻,“等到了苏黎世,我们住一间吧。”
  
  “嗯。”叶修终于放开了吸管,“联盟订的是双人间?”
  
  喻文州笑笑:“对呀。两个人一起住比较好吧,晚上还可以交流下战术什么的。”
  
  叶修啧啧感叹:“成天惦记着交流战术,文州你的心真脏,洗不干净了都。”
  
  喻文州眨眨眼,露出一副单纯无辜的表情来:“叶神……”
  
  “嗯?”
  
  然后喻文州露出了一个委屈兮兮泫然欲泣的表情来:“叶神嫌我脏吗?”
  
  他这一声没有压低音量,一嗓子出去一个机舱的人都安静了,所幸是联盟包机,机舱里的都是内部人士,不至于真的误会什么……
  
  黄少天拍案而起:“队长你干什么呢!朋友妻不可欺知不知道!别调戏我家老叶!”
  
  方锐跟着拍案而起:“喻队,别动我们前队长!”
  
  王杰希也拍案而起,以身高优势压倒以上两位:“都别动。喻队注意点影响。”
  
  周泽楷用眼神表示了自己对队长的谴责和对领队的关心,并企图用眼神让领队换个座位来自己身边。
  
  叶修:“……”
  
  喻文州闹完这一下就心满意足了,无视了来自众人的群起攻之,双手虚抱在胸口,闭目养神起来。
  
  他翘着嘴角,一副悠闲自在的样子,甚至顶着黄少天等人愤怒的目光哼起歌来。
  
  叶修盯着他看了半天,忽然笑出了声。
 
  喻文州勾了勾唇角,然后睁开眼睛看他:“叶神笑什么呢?”
  
  叶修:“文州我觉得你这次出来有点幼稚像是没吃药。”
  
  方锐:“哈哈哈哈哈哈哈。”
  
  楚云秀和苏沐橙窝在后排吃零食,一边吃一边小声叨逼叨:“喻队这是故意的吧。”
  
  苏沐橙赞同:“我觉得他就是想吸引叶修的注意力。”
  
  楚云秀叹息:“我这么一个美女,待在男女性别比如此失衡的一个圈子里,居然还找不到男朋友,真是人间悲剧。”
  
  苏沐橙毫不客气地哈哈哈。
  
  惹得楚云秀上下打量她之后下了结论:“你们兴欣会改变人的画风是吗。”

        苏沐橙:“哈哈哈哈哈哈哈,差不多吧哈哈哈,你看方锐,你再看老魏,你再看叶修。”
  
  楚云秀检讨自己:“是我错了。”
  
  她郑重地修改措辞:“是他们改变了兴欣的画风。”
  
  唐昊和孙翔两个人头靠着头一起玩手游。
  
  一边玩一边竖起耳朵听叶修那边的动静。
  
  彼此装作对那边毫不在意并且彼此信任。
  
  李轩盯着这两个观察了半天,终于相信,世界上还是有可以做好兄弟的情敌这种关系存在的。
  
  只要两个人都傲娇且智商不高,就没什么不可能。
  
  而喻文州对于叶修的吐槽依旧只是温和地笑了笑,没放在心上。
  
  他看到叶修带着笑意的眼睛,干净澄澈,依稀像是多年以前面嫩又有些骄傲的嘉世斗神。
  
  也像是一个虚幻梦境里不会老去的神明。
  
  ******

  
  年幼的鲛人第一次游出鲛人居住的深海,在人类居住的浅海一带游曳,战战兢兢。鲛人族大长老说,人类是很可怕的生物,他们会抓走鲛人,放在大水缸里带去人群中展览,他们贪婪而阴狠,为了金钱可以做出许多事情。

  喻文州是个刚成年的鲛人。鲛人的寿命比人类漫长,然而漫长的幼年期并未让他们拥有处世的经验。鲛人族拥有对术士一脉魔力与生俱来的掌控天赋,只是如何运用这项天赋,从来没办法依靠鲛人族的前辈进行传授。
  
  于是喻文州和鲛人族的很多长者一样,选择了进入人类生活的土地进行历练。人类具有的天赋是智慧与创造力。只有学会了人类的创造能力,鲛人才能拥有属于自己的魔力。
  
  喻文州沿着浅海游了很远。海边总是有熙熙攘攘的人群,还有嘈杂的轮船和冲天的血腥气。年轻的鲛人有些不安,对于人类多出了一些恐惧。

  他游了很久,感到有些疲倦。于是他在海底找了块足够大的珊瑚礁,倚在它的旁边打起盹来。
  
  他实在是很累。年幼的鲛人第一次远离家乡,在这样陌生的地方,倚着并不舒适的礁石,也睡得很沉。于是他没有听到出海的渔船上响起的渔夫的号角声,也没有察觉到头顶上好巧不巧罩下来的一张铺天盖地的大网。
  
  那是鲛人喻文州一生中为数不多的一次失误。
  
  他在渔网勒住他的尾巴时惊醒,渔网上的每一根丝线都那样用力地勒进他的尾巴,痛得他几乎是要叫出来了。

  渔网裹着他越缠越紧,同时向上飞速被拉起。年幼的鲛人这时感到了一丝绝望,大长老说过,被人类抓走的鲛人族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啊,这下完了。他想。
  
  我要被送去展览了。
  
  ——这是他最后一个念头。

        鲛人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没有被放在预想的大水缸里,他尾巴上的疼痛也不在了。

        或者换个说法,他好像没有尾巴了。

        喻文州惊讶地看着自己下身出现的与人类相差无二的双腿,以及身上的松软被子和身下的雪白床铺。

  他躺在一个人类的房间里。窗户不大,只够阳光照进来。窗口爬满了绿色的藤蔓。

  一阵烟草的气息飘过来,不呛,带着股淡淡的香气。黑发黑眸的人类一手捏着根烟斗,一手伸过来帮他掖了掖被角,之后站在他的床边满意地笑。
  
  阳光在那个人身后照过来,明亮得有些晃眼。
  
  那个人类一身简简单单的衬衫,没打领带,扣子留了两颗没有扣,头发也乱糟糟的。然而他笑着俯视喻文州苍白的脸色,眼睛里光华流转,像是被雪洗过的玻璃。
  
  “小鲛人,感觉好多了么?”那人捏着烟斗笑,“你可得谢谢老魏,要不是他路见不平把你送过来了,哥想救你也救不了了。”
  
  床上的喻文州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诶,这么看着我做什么。”那人似乎是有些不自在,把烟斗凑到嘴边吸了一口。
  
  “我叫叶修。”他说,“你呢?”
  
  
tbc.
FOR CENTURIES是个巨型长篇吧大概,喻叶这段是第一部分,文案来看有个十几部分,也不知道会不会砍,反正是系列all叶。
下一个写谁还好纠结啊。
大概是现实和西玄一起写,西玄相当于记忆里的另一段时光,设定想了很久,文案写了很久,不知道有没有人会喜欢。
另一段时光可以理解为平行世界吧。那个世界的设定是我真正想写的,但是叶修这个人,没有荣耀的话可能会太孤单,所以两个一起。
平行世界是关于【溯世塔】和不会老去的神明的设定。
w就这样,大概最近会一边赶上次各位的作文,一边写这个长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