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子喻

入冬了,您的小可爱已经陷入昏睡。安好,勿念。

【韩叶】黑道大嫂是怎样炼成的

#从兽医到黑道大嫂
#从捡到一只黑道老大开始走上人生巅峰
#这个烂写手脑子坏了大家不要跟他计较
#等嗑几天毒说不定就好了
  
  
1.
  叶修,是个蒙古大夫。
  啊不,是个光荣的兽医。
  这个兽医昨天忙着给一只贵宾犬动手术——取出贵宾犬吞进去的一块碎玻璃,那只名叫“花花”的狗因为胃里难受得要死要活,叫声嘶哑眼神涣散,然而对麻醉药意外地很有抗性。睡得人事不省的时候,叶修一刀切下去,它还是呜咽了一声,并且准确地叼住了叶修放在它胸前的另一只手的手指。
  牙齿很尖锐,咬合肌很有力。
  叶修差点没把手术刀掉它肚子里。
  不过有职业操守的优秀兽医叶修,成功地守住了“最强兽医”的称号。
  ——付出的代价是左手废了一半,说不定要养些日子。
  好在也就是暂时多了一圈血糊吧啦的牙印,没伤着骨头。叶修没太当回事——养一阵子可能疤都不会留,倒是抱花花来那老太太怪过意不去,一叠声地念叨对不住对不住,反复保证花花一直都有打疫苗,弄得叶修这个在老人面前浑身良心的蒙古大夫有些不知所措。 
  优秀的兽医送走老太太和花花,把左手简单消了消毒,打了针疫苗以防万一,然后缠上纱布,觉得这下万无一失。于是悠哉悠哉关了店门,决定回去好好犒劳下自己,晚上打会游戏。
  谁知他关了店门回身一扫,就看到前面街边黑漆漆的角落里,缩着一团看起来像是个人的黑影。
  咦?啥情况?
  
  
2.
  叶修,一个优秀兽医。
  也可以称得上阅历丰富。
  捡到过受伤的猫咪,捡到过受伤的大型犬,连受伤的麻雀都捡到过。
  受伤的人真是头一次捡。
  还是这种伤得不轻眼睛都不睁一下的人。
  叶修左手不敢用力,用一只右手费力地拽起此人的一只手,搭在肩上。接着把洪荒之力魔仙之力等等都用了出来,才算是把这个人挂在了他的背上。
  月上三竿的时候,在这种空无一人、路灯也昏昏暗暗的街上,捡了一个颇有几分健硕、一身肌肉、重伤昏迷还一身血腥的人……叶修觉得有点瘆人。
  他偏过头去看了那人一眼,满心期待那人长了一张文弱书生的脸,这样他还能安慰自己,他捡到的是一个被犯罪分子迫害的无辜的学术研究者。
  现实真的是很残酷了。
  那人五官确实如斧劈刀削般有几分英俊,只是那张脸整体给人的感觉……
  叶修心里一惊。
  哇。
  我是不是捡到了某个犯罪分子。
  
  
3.
  被认为是犯罪分子的韩文清睁开眼睛的时候,身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暗处传来一个人平稳的呼吸。
  韩文清心里一惊。
  被抓了?
  被抓倒是不要紧……只是刘二狗这个小人,断然不会让他好过。
  韩文清有些凝重地坐起来,这才后知后觉地感觉到,他睡在一块地板上,身下垫了层棉被,身上的伤口像是被上了药之后处理了个七七八八,这让他瞬间推翻了之前的判断。
  刘二狗那个小人怎么会这么好心呢!
  想必是被别人救了。
  韩文清蹑手蹑脚地翻身爬起来,朝那个呼吸声传来的方向摸过去,脚底下干脆利落地碰到了一个金属的物体。
  这形状……是把刀?
  刘二狗!果然是你这个小人!
  韩文清突然愤怒,朝着呼吸声传来的地方坚定地走了过去。
  
  
4.
  叶修半夜忽然惊醒。
  有人冰凉的手指搭上了他的脖子,那人俯下身来,声音里满是凶恶:“别出声。是刘二狗让你来的?”
  刘、刘二狗?
  叶修不明所以并且有些想笑。
  “你这是什么意思?”他努力发出严肃的声音,“我是你救命恩人。”
  “就算你是个……违法乱纪的在逃杀人犯也不能恩将仇报啊。”叶修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你的良心不会不安吗?”
  韩文清在脸色黑得纯粹浓郁,和黑暗完美地融为一体:“你救了我?”
  “是啊。”叶修轻轻掰开他的手,“不用谢了,我叫雷锋。”
  韩文清沉默了一会,道:“你把灯打开。”
  叶修:“我不。”
  他有理有据地解释:“放心吧我没看到你的脸,就算你真是个在逃杀人犯,我也没法报警,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可不要杀我灭口。”
  韩文清:“……”
  
  
5.
  韩文清通过苍白无力的解释,让叶修勉强相信了他不是个在逃杀人犯。
  叶修把床头的台灯摁亮,韩文清这才看到他的脸。
  韩文清仔细端详了一下,得出结论:“你真的不认识我。”
  叶修无力地翻白眼:“我怎么会认识你。萍水相逢,难不成还能捡到个幼儿园初恋对象?”
  韩文清不是很理解他的吐槽艺术,只是这下放下心来,直接席地而坐,仰头看着床上的叶修:“我叫韩文清。”
  叶修笑了笑:“我叫叶修。”
  他一挥手,就把灯关了。韩文清听到他那边“窸窸窣窣”的声音,觉得他应该是又钻回了被里。
  接着他听到叶修带着鼻音的声音。
  “老韩晚安。”叶修说,“明早再聊。”
  韩文清:“……”
  这人前一秒还在担心他是个在逃杀人犯,下一秒就在他面前睡过去了。
  心怎么长的。
  真大。
  
  
6.
  第二天韩文清起的很早。
  起来之后先洗脸,再把地板上铺的被子叠好,然后就非常绅士地坐着等叶修醒来。
  从四点钟一直等到八点钟。
  八点钟的时候叶修床边的闹钟准时响起,响声大得简直能把头上墙体里的钢筋混凝土震下来几块。
  叶修被这响声吓得浑身一颤,之后韩文清就看着他翻身下床,冲进卫生间,三分钟后以龟速蹭出来。头梳好了,脸洗好了,牙也刷过了,只是眼神涣散,透着一股颓废的懒散。
  叶修好像是这才记起这还有个他捡回来的人,一边穿衣服一边跟韩文清打招呼:“早啊老韩。”
  “你怎么打算的啊?”叶修在他身上的纱布上扫了一圈,“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韩文清犹豫了一下。
  “哦。”叶修了然,“你是不是被赶出来了无家可归?”
  
  
7.
  其实并没有。
  韩文清听到这话脸先黑了一黑。
  他不回去是因为他的伤还没好,刘二狗那个小人如果知道他活着回去了,说不定会急着对他下手。
  不过这种事当然不能跟一个不混道上且刚刚救了他的人说。
  韩文清硬邦邦地“嗯”了一声。
  叶修用一种同情怜悯的眼光看了他半天:“那可怎么办,你是不是要露宿街头了。”
  韩文清实在是不好意思说出“住你家不行吗”这种话,一来不熟,二来确实麻烦。他皱了皱眉,又“嗯”了一声。
  “要不这样好了。”叶修说,“你求求我,叫两声叶哥叶老大,再夸夸我菩萨心肠,我就收留你。”
  “……”
  “你瞪我干嘛?”叶修很无辜,“我只是个雷锋你为什么要瞪我。”
  韩文清气得想打人。
  叶修丝毫不担心自己的生命健康问题:“那你想怎么样?你求都不求我,难道要我直接包养你吗?你看我像能养得起你的有钱人吗?”
  韩文清觉得这人真是非常嘴欠。
  究竟是怎么平安活到这么大的,真是个谜。
  “手机给我,我打个电话。”韩文清说,“我弄点钱来,付你食宿费,这样可以么?”
  叱咤黑道十年的韩文清觉得自己从没有这么温和地说过话。叶修听到他这句询问瞬间诧异地睁大了眼睛。
  叶修问:“你是做电话诈骗的?”
  他觉得自己分析的非常有理有据:“难怪被人砍成那样还打算曝尸街头。”
  
  
8.
  韩文清听着叶修说话感觉自己额上青筋都在跳。
  叶修好像突然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开始苦口婆心地劝他:“电话诈骗没前途的。”  
  韩文清想打人:“我不是。”
  叶修:“哦。”
  韩文清接过他手里的手机,三两下拨通了一个号码:“喂,我。”
  电话那头的人快要喜极而泣:“老大你自己出门不带手机还失联,我们还以为是刘二狗那小崽子把你给怎么了。”
  韩文清皱皱眉:“这事回去再说,先来个人送点钱给我。”
  电话那头一惊:“你怎么了老大?住院了没钱交费被扣下了,还是被人绑了威胁你撕票?”
  “……闭嘴,送钱。”
  叶修始终抱着臂靠在门边听他打电话,期间除了报了个地址给韩文清,就是看着他笑。
  叶修的笑看起来就很不怀好意,充满了嘲讽与挑衅的意味,韩文清看了他两眼就没再看。
  他放下电话,就听叶修幽幽地出声:“道上的?”
  “嗯。”韩文清一脸凶恶,“再废话就揍你。”
  “哎哟。”叶修挑了挑眉,“我可是个雷锋啊,雷锋已经是濒临灭绝的保护动物了,你舍得揍我?”
  “……”韩文清觉得可能确实不太舍得。
  他觉得叶修那笑容虽然欠揍,但是还挺好看的。
  叱咤黑道的风云人物韩文清,突然听到了自己的一声心跳。
  
  
9.
  叶修伸了个懒腰:“那啥,我开玩笑的,伙食费就不用送了,你来诊所打个下手帮几天忙就行。”
  “诊所?”韩文清心道原来这人是个医生,难怪会把他给救了。这么一想着,觉得叶修其实也算是个好人,稍微平息了一下想揍他的念头。
  等到他跟着叶修到了小诊所,抬头看到诊所的牌匾时,韩文清心里僵硬了一瞬。
  小叶子宠物医院。
  嚯。
  
  
10.
  兽医叶修逗猫逗狗好不快活。
  韩文清站在一边,要针管递针管,要药水递药水,要纱布递纱布。
  匆匆赶来送钱的属下拎了个很大的黑箱子,看起来很有分量。
  从黑色的宾利轿车上下来,非常急躁地冲进一家宠物医院。
  一进去就看到自家老大那张黑脸上隐隐透出些红晕,企图凑到另一个男人耳边放低音量:“叶修,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啊?”
  “我娶你吧。”
  一个无辜的前来送钱的属下,拎着箱子傻在原地,满脑袋“糟了我撞破老大表白现场会不会被老大杀人灭口”。
  于是韩文清看过来的时候他浑身一抖。
  “老大好!”属下小心翼翼,“这位是大嫂吗。”
  
  
  
  
END.
  
我不学好了开始。
我非常任性地叫停了。
生怕再写下去收不住笔。
明天中考了你们可以祝福我一下吗。
想许愿考的全会。

【韩叶】首长家的小孙子

#爷爷们的故事
#私设多如山,废话多如山
#就是想体验一把自己把自己萌出鼻血
#大概是自己比较谜的萌点
  
  
  
1.
  叶首长,一手一个,抱着他一岁的小孙子叶修和叶秋,坐着火车风尘仆仆,出门看战友。
  其实是秀孙子。
  韩首长,远在青岛,听说前一阵也当了爷爷。
  叶首长在火车上一路思忖着,韩首长当年和他可是一个连队的战友,战壕里一起躲过手榴弹,冲锋时一起端起冲锋枪的过命交情,这么多年没见了也不知道韩首长是不是一如往昔。
  叶首长一手抱着一个宝贝孙子若有所思。
  老韩的孙子肯定跟他一样满脸凶相。
  肯定没自己家小修修小秋秋好看。
  叶首长满意极了,心想自己家有两个软乎乎粉嘟嘟的宝贝孙子真是人生赢家。
  然后叶修在他左手臂弯里挥动起拳头,一拳砸在他右手臂弯里的叶秋的鼻子上。
  叶秋从睡梦中被砸醒在火车上哇哇大哭起来。
  叶首长:“……”
  两个不省心的臭小子!
  
  
2.
  韩首长,每日里过着独居带孙子的日子,此时正陪着孙子在家看电视。
  门外有人敲门。
  韩首长打开门,门外是抱着两个小可爱的叶首长:“哟,老韩。”
  韩首长,面冷心热,本想把叶首长关在门外,见了两个软乎乎粉嫩嫩的小可爱,二话不说给叶首长找了拖鞋,还伸手过去接了一个孩子过来。
  接过来的叶修,睁着眼睛不哭不闹,伸出小手好奇地碰了碰韩首长的胡茬。
  真的是软乎乎粉嫩嫩的小孩子啊!
  韩首长从未在自家小孙子身上体会过这样的可爱,对叶首长油然而生一种羡慕之情,于是抱着叶修就往屋里走,不想撒手。
  叶修在他臂弯里探出头,恰巧和客厅里靠坐在沙发上的韩文清对上了眼神。
  韩首长两岁的小孙子韩文清,在沙发上,冷着一张脸,看CKF决赛。见到爷爷抱着一个软乎乎粉嫩嫩的小孩子进来,非常给面子的偏了偏视线。
  叶修朝他龇牙乐了乐。
  “……”
  韩文清觉得自己被挑衅了。两岁的包子脸在沙发上直起身子,对一岁的粉嫩嫩给予了通过眼神传递的杀气!
  韩首长看着两个小孩子“友爱”的对视,毫不犹豫地俯下身,把叶修塞到了韩文清怀里。
  韩文清,充满杀气的眼神,有点呆滞。
  
  
3.
  叶首长抱着小秋秋跟韩首长聊天。
  小秋秋在两个人此起彼伏的大嗓门里睡得踏踏实实。
  甚至吐了个口水泡泡。
  包子脸怀里被塞了个粉嫩嫩,就有些呆滞。
  叶修躺的挺舒服的,睁着眼睛一边看他,一边露出善意的微笑。
  韩文清,十分怀疑这是挑衅。
  不过这时电视上的CKF打得很激烈,很快吸引了韩文清的全部目光。
  包子脸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视,擂台上的红方刚刚一拳打在蓝方脸上,韩文清就感觉自己脸上不轻不重地,挨了一下。
  韩文清瞪大了眼睛低头去看怀里躺得四平八稳的叶修,粉嫩嫩笑得很嘲讽,然而眼神满是无辜,张口就吐出一个口水泡泡。
  韩文清:“……”
  韩文清慢慢悠悠地攥起拳头,对着叶修的脸比划了几下,十分想一拳砸下去。
  不过想了想,还是没忍心给粉嫩嫩砸圈青紫出来。
  在他脸上用力捏了一把。
  
  
4.
  叶首长和韩首长嗓门实在太大。
  终于吵醒了被卖了都能睡的平稳的叶秋。
  小秋秋刚刚睡醒,揉完眼镜四下一看,哥哥不见了。
  张嘴就打算惊天动地的哭一场。
  “哥……”
  叶首长,对于成天被哥哥欺负还要坚持兄控的小秋秋理解不能,大步流星穿过客厅把叶秋也放到韩文清旁边。
  韩文清刚刚捏完叶修的脸,就看到身边多了个粉嫩嫩。
  ……咦?
  新来的粉嫩嫩翻身脸着地,小短手撑着小短腿蹬着,就往叶修身边韩文清腿上爬。
  韩文清:“!”
  叶修在他腿上乖乖躺了半天,此时察觉到了叶秋的到来,也挥舞了两下胳膊,在险些抡到韩文清的脸上之后,奋力坐了起来。
  头顶顶着韩文清的下巴,伸手抵住小秋秋的脑门:“回去。”
  韩文清:“……”
  你会说话还笑得那么嘲讽干嘛!
  
  
5.
  笑得嘲讽的叶修拒绝叶秋蹭到他身边来。
  叶秋脑门被叶修用手指抵住,用力蹬了半天腿也挪不动地方,张嘴“哇”了一声又打算哭。
  包子脸韩文清,冷漠又无情:“闭嘴。”
  “……”粉嫩嫩的小秋秋,人生中第一次被哥哥之外的人如此粗暴地对待,一时愣住。
  反应过来后出离愤怒,看到哥哥还缩在这个凶巴巴的怀里笑得一脸嘲讽,气不打一处来。
  奋力蹬腿扑过去搂紧叶修的脖子,在他脸上直接啃了一大口。
  “……”这是面无表情的凶巴巴。
  “……”这是依旧笑得没心没肺又嘲讽的粉嫩嫩修。
  叶秋眨巴眨巴眼睛,反复确认了自己的动作并没有让这两个人放在心上。
  自认为是在挑衅·没收到任何回应·尬得不行·粉嫩嫩·秋,第不知道多少回准备委屈地大哭一场。
  
  
6.
  凶巴巴韩文清,终于看懂了粉嫩嫩秋的意思。
  不屑又轻蔑地看了他一眼。
  低头在粉嫩嫩修的另一边脸上啃了一口。
  恶狠狠的“啊呜”一口。
  咬完一口之后满意地抬头看向刚打算哭就浑身僵住了的粉嫩嫩秋:“怎么?”
  威武又霸气。
  包子脸的威武霸气被刚刚聊得差不多想起来看看宝贝孙子们的两个首长尽收眼底。
  “哦哟。”韩首长感慨,“看到没,我孙子以后长大可不得了,一看就是当司令员的气势。”
  叶首长反唇相讥:“欺负我们家小修修小秋秋就有气势了啊?”
  “……”韩首长撇嘴,“那哪是欺负,那是表示喜欢。我们家文清可从来没亲过谁的。”
  “哈哈哈哈哈。”叶首长大笑,“你家孙子没亲过你吧是不是?老韩真不是我说你,你越老越不招人待见了哈哈哈。”
  “……”韩首长真心诚意,“我就不应该让你进来。”
  
  
7.
  CKF这一场打完了。
  韩文清面无表情地想从沙发上下来。
  为此打算搬开身上的叶修。
  粉嫩嫩修端坐在他腿上,稳如泰山,丝毫没有打算让开的意思。
  韩文清很想伸手推他,但是毕竟刚刚在人家脸上啃了一口,牙印还在,这时候下手有些太过分了。
  于是他盯了叶修的发旋一会,惜字如金:“下去。”
  叶修没有理会他,白嫩嫩的小手在玩自己的扣子,系上再解开,玩的不亦乐乎。
  叶秋刚从僵直状态缓过神来,神志不清就要凑过来:“哥……”
  叶修,头也不抬,胳膊肘往后怼了怼,碰了碰韩文清的肚子。
  “叫你呢。”韩文清说。
  “你是哥哥。”
  
  
8.
  叶首长和韩首长,听着包子脸和粉嫩嫩的交流,不由自主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小修修啊,这个是文清哥哥。”
  “文清啊,你要好好陪弟弟玩。”
  粉嫩嫩修,乖巧又懂事,看着韩文清眨了半天眼睛,最后歪着头,问出一句:“老韩?”
  韩文清:“……嗯。”
  叶首长满意极了,一巴掌拍上韩首长的肩:“老韩,你后继有人了,这样我也能放心了。”
  “滚蛋。”本来决定不在宝贝孙子面前爆粗的韩首长终于忍不住了,“说得好像老子之前后继无人一样。用你放心啊!”
  
  
9.
  韩首长任由叶首长在他家里住了两三天,每天抱着软乎乎粉嫩嫩的小秋秋,看自家宝贝孙子与小修修打架又和好,和好再打架,小日子过得其乐融融。
  终于因为叶首长实在是太嘲讽而不得不痛下决心送他们离开,趿拉着拖鞋送到楼下。
  叶首长一手抱着一个孩子,满不在乎地对着他点点头算是告别:“行啦,不用送啦,知道老韩你舍不得我。你平时多念叨念叨,想的紧了托梦给我,我就过来看你。”
  韩首长忍了又忍:“你可小心着点吧,你家小孙子要是被你带成你这个样子,你儿子还不得跟你翻脸?”
  叶首长,对此嗤之以鼻:“小秋秋你抱了这么多天还不了解,以后也肯定是个性格温顺的。小修修闹归闹,还是很乖的吧?”
  韩首长不耐烦地“嗯嗯嗯”。
  叶首长转身:“我走了,你保重。过几年我再来看你?”
  韩首长在他身后,无声地举起一只手挥了挥。
  这是个很幼稚的动作,但他做来竟有种说不出的肃穆。
  当年他们应征入伍时,在每次任务前都要彼此挥手。在炮火连天的战壕里,每一次挥手都可能是最后一次告别,声音压不过炮声,但是这个动作可以穿越硝烟。
  此时在一幢普普通通的单元楼前,韩首长自然而然地做了这个动作。早晨阳光照得空气透亮,没有硝烟,连飞舞的灰尘也几乎看不见。
  然而韩首长确确实实地闻到了硝烟的味道。
  非常真实。
  呛得他只想咳嗽。
  “你们物业能不能不要挑在早上烧落叶!”
  
  
END.
  
我我我还活着!
最近有好多神奇的脑洞啊我可以都试试啦!
有人要夸我吗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