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子喻

入冬了,您的小可爱已经陷入昏睡。安好,勿念。

【all叶】FOR CENTURIES(三)

<<喻叶.玻璃与雪 The  Glass  and  The  Snow③
  
#国家队队长与领队的日常向
#努力甜,不齁
#写废话也能开心,可能是堕落了
#写这篇的时候我三模还有三科第二天考,是晚上十一点
  
  
  喻文州从卧室里出来的时候看到叶修缩在自己那张床上睡熟了。
  
  这人平时张牙舞爪的,睡相倒是很老实。侧卧的姿势,连下巴都缩进被子里。
  
  “领队?”喻文州忍不住喊他。
  
  “……?”叶修费了好大劲才睁开眼睛看他,双眼呆滞无神,“怎么了。”
  
  “领队去洗个澡再睡吧。”喻文州笑,“没想到领队倒时差倒的挺顺利的。”
  
  叶修还不太清醒,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窝在被子里口无遮拦:“哦,有两天没怎么睡了,帮工会抢了几个BOSS,你们家小蓝好像气得不轻……”
  
  “……”喻文州笑容不减,“领队真是很辛苦啊。”
  
  叶修一边点头一边从床上爬起来:“是啊是啊,我怎么说也是个前队长,也不能扔着我们家小朋友不管……哎我去。”
  
  他下床时一个趔趄险些与地面亲密接触,喻文州眼疾手快地伸手扶了他一把,看着他摇摇晃晃地走进卫生间,有几分担忧:“叶神,你没事吧?”
  
  两天没睡的话,现在得有将近四十八小时了。
  
  叶修晃晃悠悠着扶了一把墙:“没事没事。”
  
  “当年哥三天三夜不睡也不是没有过……还是年轻的时候禁得起折腾啊,现在真是老了……”
  
  喻文州觉得这人路都走不稳嘴皮子还这么利索就很神奇。
  
  浴室里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喻文州坐在床边,从行李里拿出一个笔记本。
  
  他从年轻时就有了记笔记的习惯,把事情记在纸上会让他记得更清楚。
  
  他瞟了眼浴室的方向,把本子翻到某一页,在密密麻麻的一个列表中准确找到一项,在后面打了个勾。
  
  与领队二人共处一室朝夕相对,完成。
  
  领队此时困得头重脚轻,在浴室里被热气一蒸感觉整个人都要栽倒在地。他冲了一下,急急关了水,就想出去睡觉。
  
  然后注意到刚才困得头重脚轻扶墙进门的自己忘了拿准备换的衣服。  
  
  领队毫无心理障碍地朝外喊话:“文州,我忘了拿衣服,你帮我拿一下。”
  
  喻文州此时正抱着笔记本,慢慢悠悠地写他的训练计划与战术分析,突然听到叶修在浴室里要他递衣服,手一抖,在大漠孤烟后面多写了个直。
  
  喻文州:“……”
  
  他在叶修的行李里翻翻找找,挑了件短袖,又拎了条宽松的长裤。奈何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内裤,喻文州灵机一动:“叶神,你是不是没带内裤出门?”
  
  叶修困都困懵了哪里还知道什么内裤不内裤:“可能吧……”
  
  喻文州问他:“那要不你先穿我的?”
  
  叶修犹豫了一下,觉得这样可能不太好,不过他想了想,觉得大家都是男人,以后还要做一段时间亲亲的好队友,也不用太过矫情。更何况他确实很困,想马上睡觉。
  
  “行,那麻烦你了。”
  
  “不麻烦。”喻文州拧开浴室的门就给他递了进来,动作十分迅速,“不是什么大事。”
  
  叶修嘴里嗯嗯嗯,迷迷糊糊套上内裤,穿好喻文州给他递的衣服,一步三晃地出了浴室直线朝他的床前进。
  
  他在床边坐下,刚要身子一歪缩回被里,就被喻文州从身后扶住了肩:“叶神,头发没干呢,就这么睡容易着凉。”
  
  叶修伸手捏了捏自己的发梢,是有点湿乎乎的,还能拧出来点水。他偏头看了眼喻文州,嘴里嘟嘟囔囔:“我觉得没啥大事,要不就这么睡吧,晚安文州。”
  
  喻文州叹了口气,抬手从桌边拿了个毛巾过来,盖在他头上轻柔地擦了几下:“领队等会再睡吧,等稍微干一点。”
  
  “现在可不能病了啊,你病了我们队可怎么办呢?”
  
  叶修迷迷糊糊地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嗯。”回答之后就真的不动了,等喻文州帮他擦头。
  
  喻文州感受到怀里多了几分重量靠过来,无声地笑了笑,手上缓慢轻柔地动作,一边拿他刚才写的训练计划询问着叶修。
  
  “叶神觉得,分组练习怎么样?”
  
  “嗯……挺好的,磨合第一天先试试三对三……借张账号卡给我,我还能给你们凑个五队……”
  
  “其他队的队员资料我这也有个大概了,不如明天叶神找个时间和我一起作下针对练习的计划?”
  
  “行啊……你定时间吧……其实晚上就行……”  
  
  “叶神明天早餐想吃什么?”
  
  “嗯……”  
  
  “没事,可以说,我早上去看看有没有。”
  
  “……”
  
  “叶神?”
  
  喻文州感觉到怀里的人一下子把全部重量挪了过来。
  
  “睡了吗?”
  
  叶修没有回答,喻文州看着他眼眶以下若有似无的青黑色,以及柔软的贴在前额的发丝,轻轻放下了毛巾。
  
  “那么,叶神,晚安。”
  
  他蹑手蹑脚地把叶修摆进被子里,自己抽身到床边,拎起他的右手,轻轻吻了吻指尖。
  
  次日清晨叶修被喻文州叫醒的时候恢复了精神。
  
  一夜之间红蓝全满。

  喻文州还没出房间,衣服都穿好了,站在拉开窗帘的窗边与窗边的一只麻雀对视。
  
  “……”叶修忍不住问他,“你有没有觉得那只麻雀特别像黄少天。”
  
  “嗯?为什么这么说?”喻文州回头看到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刚从床上爬起来的叶修,默默准备在小本子上的“见到领队刚睡醒的样子”后面打勾。
  
  叶修毫不留情地对此时并不在此处的黄少天予以嘲讽:“都很吵啊。”
  
  喻文州:“……”
  
  无辜的麻雀似乎不太想理这个嘲讽的人,偏头看了叶修一眼,就拍着翅膀飞走了。喻文州转过身来,靠着窗户笑:“早安。”
  
  “……早。”
  
  叶修觉得两个大老爷们深情款款地互相说早安可能是非常怪异的一件事。他下了床去洗漱,走了几步觉得内裤不是很舒服:“……那啥,文州,我是不是还穿着你的内裤。”
  
  “嗯。”喻文州点头,“不要紧的叶神。我看你好像没带。今天找个时间我陪你出去买也行,或者你就穿我的也没问题。”
  
  叶修不知道为什么大老爷们买个内裤还要人陪,不过记得自己应该是带了内裤的:“我应该是带了的……”
  
  喻文州打断他:“都这个时间了,我们先去吃早饭吧,等会就开始训练了。身为领队第一天可不能迟到哦。”
  
  叶修:“……”
  
  他觉得喻文州尾音的那个“哦”有点像是哄孩子,而且莫名其妙地带着些不太正经的气息。
  
  不过喻文州本人神色自然不慌不忙,叶修于是没有过多在意地趿拉着拖鞋进了卫生间。
  
  过会儿他走出来,头发整齐了许多。叶修跟喻文州笑笑:“走呗。”
  
  这两个人出了房间一前一后直奔电梯,在电梯口遇见了住同一层的李轩与唐昊。叶修漫不经心地抬手打招呼:“哟,你们也才起啊。”
  
  唐昊哼了一声:“没迟到。”
  
  叶修老早就觉得唐不高兴这孩子真是很可爱:“唐昊选手,今天情绪不是很好?”
  
  唐昊冷哼:“不用你管。”
  
  叶修摆出和蔼可亲的一副老母亲嘴脸:“说什么呢,我可是你们领队,有啥事都可以跟我说知道吗?领队就是用来解决选手生活方面的问题的。”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
  
  唐昊撇了撇嘴,径直走了进去。李轩这才开始找一找自己的存在感:“领队早上好啊。”
  
  叶修笑着点了点头,跟在李轩后面就想进电梯,走过喻文州身边时听到他很轻很浅的一声笑。
  
  “什么事情都可以找领队吗?”喻文州跟在他身后进电梯,同时问道。
  
  叶修看他:“生活方面都可以吧……上面派我来不就是做这个的?文州你怎么了吗?”
  
  “啊,没有。”喻文州说,“我想找个伴侣,这种事可以找领队吗?”
  
  他这句话几乎是在叶修耳边低声呢喃出来的。他说话时热气喷在叶修的耳后,激得叶修浑身一颤。
  
  “这个……”叶修想了想,也悄声跟他咬耳朵,“可能不行。不过据我所知文州你这样的很招小姑娘喜欢,应该不难办。”
  
  又是“叮”的一声,电梯到了一楼,唐昊和李轩出了电梯,叶修也想迈步跟上的时候喻文州拽住了他。
  
  “其实有点难的。”喻文州说,“我喜欢的人好像对我没什么意思。”
  
  
  
  
  
tbc.
没有要表白。
表白要放在这篇快结束的时候。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不过我确实很想写。

评论(1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