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子喻

入冬了,您的小可爱已经陷入昏睡。安好,勿念。

【喻叶】霸道总裁的杀手小娇妻

#对没错总裁文,真·不太霸道·喻总
#放飞自我进行时,中毒了治不了那种
#突然沉迷玛丽苏小言梗
  

  
1.
  叶修,代号君莫笑,一个大名鼎鼎的杀手先生,出道以来失误记录为零,业界有杀联斗神之称的传奇人物。
  某一天接到了一个任务。
  暗杀跨国集团C国首富喻总裁。
  喻总裁其人,叶修在之前也略有耳闻。
  早年喻总裁和他的跨国集团横空出世时,关于喻总裁究竟何许人也,各大网媒卫视时常有些小道传闻。
  有传闻喻总裁中年发福且秃头,财富与腰围成正比,与头发成反比。
  也有传闻喻总裁年少风流而薄情,财富与情史成正比,与动心次数成反比。
  对于以上传言不明所以的群众表示好奇,秉着服务群众专心挖料的主旨,有一家网媒历经千辛万苦,终于闯过层层门禁道道盘问,交替使用送快递做保洁等各种名义,抵达了喻总裁的办公室。
  进门就看到落地窗边站着一个人。那人很年轻,腰细腿长,转过头来看着记者,自然而然地勾唇一笑。
  记者也是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被那回眸一笑迷了心神,双膝一软差点就跪下说我对你一见钟情我要求婚。
  然而喻总裁没有顾及这些无关紧要的事。喻总裁微笑着收了他的相机纸笔,然后叫了保安把他架出办公大楼。
  即使是这样,记者先生也无法昧着良心在报道上写半句喻总裁不好看之类的话,于是当天报纸的头版头条黑字加粗放着这样的大标题——商业巨鳄喻文州真人竟貌美如花!?!
  好像这是什么了不起的发现一样哦。
  叶修翻着陈年的剪报啧啧赞叹。
  
  
2.
  喻文州此刻待在他的办公室里。
  喻总裁经常在他的落地窗很大的办公室里独自站着。不是为了练站姿,只是有的时候会觉得签文件还有打压竞争对手都太累了,不如站着看看风景。
  他的办公室风景很好。此时天色已晚,透过玻璃看得到窗外天上满天的星辰和下方一片亮着灯的市区。
  喻文州站了一会,拿着遥控器把办公室的灯关了。窗外很明亮,他在一片黑暗里享受这一会的宁静。
  他只享受了五分钟。
  五分钟后落地窗外面多了个黑乎乎的人影,浑身裹在紧身衣里,逆着光看不清他的脸。那人贴在玻璃上,手里还拎着把金刚刀,正漫不经心地要把落地窗的大玻璃切了。
  “……”
  四目相对,喻文州一愣,然后笑着朝那人眨了眨眼睛。
  那人沉默了。
  
  
3.
  叶修贴在玻璃上有点懵。
  他拿着刀切也不是不切也不是。
  稍加思索,他对着喻文州刚刚眨过的眼睛想出了解决方法。
  ……回去吧,就当走错了。
  喻文州看着玻璃外面的人非常熟练地……也不知从紧身衣的哪里掏出个小本子,利落地又拽出一只笔,刷刷刷几下写好贴在玻璃上给他看。
  光线实在是太暗,喻文州不得不按了遥控器开灯。本子上六个字言简意赅:“走错了,打扰了。”
  他有点诧异,有点尴尬,有点无奈。
  喻文州自认为脸上并没有写着“我是白痴”这样的话。
  窗外的人在灯光下终于被他看清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那人没把脸蒙上,于是一张看上去就有几分嘲讽的脸出现在喻文州的视线里。
  喻文州笑眯眯地从兜里摸出把枪,伤口直接对上叶修的脸。
  叶修一脸不屑。
  隔着大楼加厚防弹玻璃,怕你哦。
  随后喻文州又按了下手里的遥控器。
  叶修眼睁睁看着防弹玻璃上下滑动收了回去。
  冰冷的枪管对着他的头,距离不到三寸。
  喻文州笑起来:“幸会。”
  
  
4.
  喻总裁非常愉悦,甚至让叶修有点怀疑他的智商。
  不过想到智商不高的人此时正拿枪对着他,他就决定不要直白地说出来。
  喻总裁端着枪问他话,轻松得像是酒会上的闲聊:“不知道阁下是哪位?”  
  叶修:“……”  
  你以为一个有职业道德的杀手会告诉你这些吗!
  于是叶修有些鄙视地看了喻文州一眼:“你猜。”
  语气毫无起伏甚至有几分欠揍。
  喻总裁毫不在意:“我想,大概就是颇负盛名的君莫笑阁下?”
  叶修:“……知道还问,你是不是傻。”
  喻文州:“……”
  喻文州笑容不变,他看着叶修满脸写着的心累,又眨了眨眼:“怎么说呢……笑笑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力?”
  叶修:“……你要干啥。”
  杀手先生在枪管前一脸镇静,此时被喻总裁一声“笑笑”吓得浑身一颤,仿佛是提前察觉到了阴谋的气味。
  喻总裁摸出个小瓶扔给他:“吃了。”
  叶修捏着瓶子颤颤巍巍:“这是啥啊……”  
  喻总裁眉眼弯弯:“毒药啊。我不放心你,你先吃了,我们再谈谈放了你的条件。”  
  叶修捏着瓶子迟疑了半天,喻文州看着他一脸深沉,不由出声问他:“想什么呢?毒药也不会吃下去就死,条件谈好了我还会给你解药的,不用担心。”  
  “我没担心……”叶修说,“我只是在思考人生。” 
  他非常严肃:“我不会真的找错人了吧?你身上啥都有,到底是总裁还是混道上的?”
  喻文州:“……”
  有些无从反驳。
  
  
5.
  “啊,现在该谈一谈我们的交易了。”喻文州坐在椅子上,盯着对面瘫进沙发还抽空点了支烟的叶修,“其实是有点小事需要君莫笑先生配合。”
  “……”叶修说,“你说。”
  喻总裁笑眯眯地转笔,叶修看着那只沉甸甸的金笔在他指尖灵巧地翻飞,想说些什么。
  “其实是这样。”喻总裁说,“最近我们家老爷子非让我相亲。”
  “哦。”叶修了然,“是要我对你们家老爷子下手?”
  “……不是。”喻文州笑容不减,“只是请你假扮一下我的伴侣什么的,应付我们家老爷子。”
  “……”叶修真心实意地道,“我觉得你这理由有些扯淡。”
  “哪有啊。”喻文州眯眯眼睛,手上笔转的更快了,“反正你刚刚吃了我的毒药,答不答应都看你咯。”
  “……答应答应答应。”叶修烦躁地伸手把自己的头发揉乱。
  喻文州笑笑:“那就多多指教啦。”
  “我叫叶修。”叶修直叹气,“那个……”
  “嗯?”
  “那笔你别转了……”叶修很认真,“等会墨水甩出来了。”
  
  
6.
  叶修觉得喻文州这个人让他很服气。
  白天非要把他带到办公室,寸步不离那种。宁愿让叶修用他的商务本打游戏,也不让他离开这里。
  喻总裁笑眯眯地解释:“我得沉迷美色呀,看到我沉迷美色老爷子应该就不会逼我相亲了。”
  叶修:“……”
  你有理你有理。
  ……到了晚上非要睡一张床就过分了吧?
  叶修盯着喻文州,喻文州愉悦地靠在床头拍拍身边的枕头:“赶紧睡,明天早上我有个会。”
  叶修感到憋屈:“你这么大个总裁,这么大个房子,为啥非要两个大男人挤一张床?”
  喻文州挑挑眉毛,表示没有听懂他的意思:“这床不挤。”
  “……”叶修忍辱负重,“是的是的,不过你家客房那床我看着也不挤,要不我……”
  “你喜欢客房?”喻文州抱着自己的被子枕头作势就要下床,“那咱俩去那凑合一晚上?”
  “……”
  叶修觉得喻总裁这个人脑回路真是清奇:“我自己去就好了。”
  喻文州一挑眉毛:“你是在表示你不想和我睡吗?”
  他脸上微笑不变,只是语气冷了几分:“你知道有多少人想和我睡吗?”
  叶修:“……”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所以你故意表现出这个样子……”喻文州突然压了声线,他清冽的声音带着笑意,在安静的大房间里有几分暧昧的气息,“你是不是想吸引我的注意力啊?”
  “……”来了,全世界总裁都有的中二病。
  叶修心里暗叹果然有这一出,面上毫无波澜起伏:“不,你误会了。”
  “这手段有点拙劣哦。”喻文州歪头看他。
  “……所以你是不是对我失去了兴趣打算给我解药再让我滚。”
  “没有哦。”喻总裁笑,“拙劣就拙劣吧,还挺有用的。”
  “我现在觉得你果然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都不一样。”
  “……”
  叶修现在觉得喻总裁和外面那些戏精没啥区别。
  非要说有的话……
  比他们长得好看点?
  
  
7.
  嫌弃归嫌弃。不过喻总裁真的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不试图念出标准总裁台词时都是个很体贴温和的人。
  午后喻总裁在卧室里抱着笔记本办公,叶修抱着另一台笔记本打游戏。
  喻总裁抬头问他:“晚上想吃点什么?”
  叶修掰着手指算了算,好像有一个星期没吃泡面了:“红烧牛肉面。”
  喻文州“哦”了一声,继续问:“哪家店的?”
  叶修用略为奇异的眼光打量了他一下:“楼下食杂店。”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泡面对身体不好。”
  “想吃。”
  “……就一次。”
  喻总裁选择妥协,穿好外衣踩进皮鞋就准备下楼买泡面。
  叶修叫住了他,语气是从未有过的温柔:“文州……”
  喻文州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一分欲言又止两分欲语还休三分欲拒还迎。
  “怎么了?”喻文州笑,“舍不得我?”
  “顺便买包烟给我好不好?”叶修朝他晃晃手里的烟盒,“我没烟了。”
  “……”喻文州抬手摸了把他的头发,“抽烟对身体不好。”
  “想抽。”叶修企图再次令他妥协。
  喻文州偏头一笑,笑容很温柔,很宠溺。
  “那你就想想吧。”喻总裁深情款款。
  
  
8.
  叶修现在觉得自己似乎仿佛说不定也许是被坑了。
  三十分钟以前喻总裁突然提出要带他见自家老爷子。
  叶修有点小激动。
  这样看来这个事就快结束了啊。
  只要他让老爷子相信喻文州心里装不下别人不用去相亲了,喻文州的目的不就达到了嘛。
  然后解药啥的不就都有了嘛。
  然后他这样一个年少有为的王牌杀手不就可以回去出任务赚钱了嘛。
  然而情况和他想的有些不太一样。
  喻老爷子坐在他对面和蔼可亲地给他夹菜,言语间也看不出对他的不满,基本都是“小修父母什么时候能过来一趟,我们可以见一见”“以后文州欺负你可以来找我”这样的话。
  “……?”叶修拿眼神询问身边的喻文州。
  “……”喻文州但笑不语。
  叶修:“……”他开始觉得情况有点不妙。
  这顿饭吃完以后喻总裁开车带他回家,车上叶修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提起之前的事:“事也办的差不多了,那个解药……”
  喻总裁轻描淡写:“急什么。”
  叶修瞥了他一眼,露出一个招牌式的嘲讽笑:“嗯,不急。”
  
  
9.
  叶修福至心灵,突然猜到了喻总裁所谓毒药肯定不是什么毒药。
  他甚至对那天吃的东西的味道作了详细的回忆与分析。
  觉得说不定是金嗓子喉片。
  ……
  叶修有点愤怒。
  愤怒的杀手先生觉得跟喻总裁这样的人再耗下去可能会被他卖掉。
  于是挑了个夜深人静的时候,抱着喻总裁的笔记本电脑,携同他下在电脑里、名叫君莫笑的账号还没练满级的某个游戏连夜出逃。
  喻总裁第二天早上醒来面对着空荡荡的床铺笑容不减。
  翻出手机打电话给自己的助理小宋。
  此时正在公司里的小宋,放下电话时一脸沉重。
  “总裁夫人跑了。”小宋拿起文件夹,“总裁现在是个悲伤的失恋了的男人。提出如果我们不把总裁夫人找回来,就加班三年不加薪。”
  公司高层面面相觑。
  小宋愤怒地摔了夹子:“这什么破总裁!别要了!不如找个杀手,篡了位算了!”
  “……”
  “好,好主意。”
  高层们面无表情地鼓起掌来,面无表情地欢呼喝彩。
  
  
10.
  代号君莫笑大名鼎鼎的杀手先生,出道以来失误记录为零,业界有杀联斗神之称的传奇人物。
  某一天再一次接到了一个任务。
  暗杀跨国集团C国首富喻总裁。
  杀手先生脸色灰暗:“我不干了行不行,我以后金盆洗手。”
  落地窗里的总裁先生拎着手枪指着他的眉心,闻言莞尔一笑。
  “其实也行。”他说,“我养你就行,总是饿不死的。”
  “毕竟你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都不一样。”
  
  
  
  
END.
我我我文艺不了几天又开始嗑毒了。
这大概是个系列,会有周叶王叶黄叶等等叶。
集结了所有我一直敬佩着的男主神他妈一见钟情的言情类型。
决定和经年那个还有更早说的作文一起写。
作文那个预备着塞到有生之年里。
(自己叨逼叨不知道有没有人会听。)

评论(14)

热度(7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