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子喻

入冬了,您的小可爱已经陷入昏睡。安好,勿念。

【all叶】FOR CENTURIES(二)

<<喻叶.玻璃与雪 The  Glass  and  The  Snow②

#无脑苏叶无脑苏喻
#喻叶这一篇西玄部分大概是鲛人喻×神明叶
#为了甜而甜,为了苏而苏,为了吹叶而吹叶
  
  
  
  喻文州起先对这两条腿不适应得紧。下床走路时扶着叶修摆在床边的木几,依旧磕磕绊绊。
  
  叶修叼着烟斗吞云吐雾,时不时对他进行指手画脚:“左腿,哎慢点,对,踩稳了再迈右腿。”
  
  像是很有耐心的家长教小朋友走路。
  
  年幼的鲛人很有礼貌地对待自己的恩人,加上确实不太会用这两条腿,于是顺从地按照他的指示操作,并随口问了一句:“前辈是怎么把我的鱼尾变成腿的呢?”
  
  叶修漫不经心地道:“那还不简单。”
  
  他问喻文州:“你听过人类的童话故事吗?”
  
  “没有。”喻文州摇头。
  
  “那我给你讲一个。”男人把烟斗取下来,在指尖缓缓转起,“海的女儿的故事。”
  
  “哦。”鲛人点点头,在床边坐在,仰着头听人类的童话故事。
  
  “从前在美丽的大海深处,住着海神一家。”叶修的声音很轻缓,“海神有六个女儿,是六条人鱼。其中小公主是最美的,也是最向往人类世界的。”
  
  “人鱼十五岁才可以出海。小公主好不容易盼到了十五岁那年。她游出了深海,在浅海看到了人类世界的繁华。游轮在海上漂着,成串的彩灯挂在船上,像是满天的星星。”
  
  喻文州看着叶修的眼睛,觉得亮的像是两颗小星星。他问:“然后呢?”
  
  叶修说:“然后游轮出事啦,小公主救了掉在海里的王子,对英俊的王子殿下一见钟情。她把王子放在岸边的沙滩上,自己缩在礁石后,一边偷看王子殿下,一边等着有人来救他。”
  
  “后来邻国的人类公主来到这里,王子醒来时看到人类公主,以为是她救了自己,于是很感激,甚至许诺要娶她为王妃。”
  
  “小公主回去之后伤心极了,于是去找住在海底深渊的巫师,请求巫师把她的鱼尾变成人类的双腿,这样她就能去寻找王子。”
  
  叶修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他拿着烟斗吸了一口,然后朝着喻文州眨眨眼:“我就是这样把你的鱼尾变成腿的。”
  
  喻文州点点头:“我明白了。那么,后来小公主和王子怎么样了呢?”
  
  叶修笑笑:“挺好的。”
  
  叶修一直很不喜欢这个故事的结局。曾经讲这个故事给他的人,在讲完以后问他这个故事写的好不好,他只是摇了摇头,表情平静又淡漠。那时神明还不能理解人类世界这样肝肠寸断的故事,神明只是觉得美好的故事都应该有个圆满的结局。
  
  年幼的鲛人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一丝敷衍。对这个故事的结局也没有多问,而是选择了另一个话题:“那个……”
  
  “嗯?”
  
  “你是巫师吗?”
  
  叶修想了想:“应该不是吧。巫师似乎都是人类,我是个神,怎么会是巫师呢?”
  
  “哦。”喻文州说,“如果你是神明的话,那你能不能教我学习,让我成为一个术士啊?”
  
  “虽然这样请求不知道是不是有些冒昧……”鲛人垂下头,“但是反正你救了我一回不是吗?这样我就算是欠了你两个人情,以后我会还给你的。”
  
  “挺会算账啊。”叶修忽然笑起来,啧啧赞叹了两声。
  
  他耸耸肩:“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教教你呗。那以后你叫我什么好呢,老师?”
  
  “如果是神明的话……”喻文州突然露出一个微笑来,“那就叶神好了。”
  
  鲛人的脸上挂着很温暖美好的笑,叶修在那一瞬间觉得有些眼花,像是见到了多年以前的一位故人。
  
  “啊。”他应了声,“好。”
  
  ******
  
  年幼的鲛人开始跟着神明叶修学习知识。
  
  学习关于这个世界的一切以及如何成为一个优秀强大的术士。
  
  神明居住的这个地方叫溯世塔,这座塔矗立在世界的分界处,夜幕降临时东面人类的世界里满天星辰,西面异族的世界里挂着荧绿色的月亮。塔底的门不只通往塔外这片土地,它所能到达的是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族。人族与鲛人族都只不过是这么大的世界里的一小部分。叶修讲了很多其他种族的事情。最后在喻文州问起神族时,他却扬着眉眼,有些茫然。
  
  “没有神族。”他说,“我是唯一一个。”
  
  喻文州诧异了一下:“那你为什么会确定你是神明呢?”
  
  “因为人类就是这样称呼我的。我会很多事情,并且不会老去。”叶修漫不经心地装烟草,“我活了很多年,见过了很多种族,却没见到过任何一个我的同族。”
  
  “这样啊。”鲛人说,“那你不会觉得孤单吗?”
  
  叶修看看他,忽然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鲛人在他这里学习了几个月,身子一天天长高,眼看就要追上他了。
  
  手下面鲛人的头发很好摸,光滑冰凉,触手像是人类贵族中极力追捧的丝绸。
  
  “文州啊。”叶修说,“起码哥现在教你使用魔力啥的,每天都忙忙碌碌,怎么还孤单的起来?”
  
  喻文州挑眉。叶修教他这段日子,每天也就是丢给他本书让他自行练习,有时候出言指点两句,更多的时间里都懒散地靠在藤椅里,叼着烟斗,似笑非笑地看他练习。
  
  还真没看出来哪忙碌了。
  
  不过他没有出言反驳。头上那只手精美绝伦,像是雕塑家穷尽毕生之力造就的完美艺术品。那只手的掌心传来柔和的温度,摸得他浑身暖洋洋的。
  
  叶修并不知道小鲛人此刻在想些什么,然而他依旧勾起一个笑容:“文州啊,术士的咒语你都学的差不多了,不如过几天自己出去走走吧。”
  
  “嗯?”喻文州一愣。
  
  “年轻人一定要有点热血啊!”叶修满脸正气地捧读道,他这一不苟言笑,甚至让人看出了几分世外高人智慧化身的人生导师气质。
  
  “学了那么多技能不出去扬名立万怎么对得起辛苦教你的我呢?”叶修眨眼,“怎么着也要去术士公会混个会长当当啊文州。”
  
  “???”鲛人不明所以地摆出了黑人问号脸。
  
  “哎,怎么说呢。”叶修伸出食指敲了敲木几桌面,“还是出去看看吧。”
  
  “……”
  
  鲛人看了看他,沉默着点点头。
  
  于是叶修笑了:“诶,别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
  
  “我也要出去转转,等过一阵子说不定,会有个巧遇什么的。”他说,“到时候,我会很期待,见到的是一个术士公会的会长之类的大人物……”
  
  “嗯……”喻文州也笑,“好吧。那就请叶神拭目以待啦。”
  
  
tbc.
感觉有点话废。
下一章切回国家队主线吧。
w写西玄不欢脱还真是第一回,各位包容海涵下啦。
这里文州er还没喜欢叶神,只是敬仰并且有隐隐约约的憧憬嗯。所以告别也只是跟亦师亦友的恩人告别这种。
看不出感情线也很正常w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