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子喻

入冬了,您的小可爱已经陷入昏睡。安好,勿念。

【all叶】FOR CENTURIES(一)

<<喻叶.玻璃与雪  The Glass and The Snow ①

#国家队甜饼日常+西幻风
#无脑苏喻无脑苏叶
#愿意入坑的话请一定要写条评论说你爱我

  叶修靠在飞机座椅上,低头喝一杯可乐。
  
  他睫毛低垂,不说话的时候,看起来倒也有几分乖巧的样子。
  
  喻文州过来坐在他边上。
  
  叶修没抬眼看他,只是含含糊糊地打了个招呼:“文州。”
  
  喻文州看到他简单招呼了一句就继续发着呆咬吸管,心里有细微的声音在沙沙地作响。
  
  “领队。”喻文州先开口了,声音很轻,“等到了苏黎世,我们住一间吧。”
  
  “嗯。”叶修终于放开了吸管,“联盟订的是双人间?”
  
  喻文州笑笑:“对呀。两个人一起住比较好吧,晚上还可以交流下战术什么的。”
  
  叶修啧啧感叹:“成天惦记着交流战术,文州你的心真脏,洗不干净了都。”
  
  喻文州眨眨眼,露出一副单纯无辜的表情来:“叶神……”
  
  “嗯?”
  
  然后喻文州露出了一个委屈兮兮泫然欲泣的表情来:“叶神嫌我脏吗?”
  
  他这一声没有压低音量,一嗓子出去一个机舱的人都安静了,所幸是联盟包机,机舱里的都是内部人士,不至于真的误会什么……
  
  黄少天拍案而起:“队长你干什么呢!朋友妻不可欺知不知道!别调戏我家老叶!”
  
  方锐跟着拍案而起:“喻队,别动我们前队长!”
  
  王杰希也拍案而起,以身高优势压倒以上两位:“都别动。喻队注意点影响。”
  
  周泽楷用眼神表示了自己对队长的谴责和对领队的关心,并企图用眼神让领队换个座位来自己身边。
  
  叶修:“……”
  
  喻文州闹完这一下就心满意足了,无视了来自众人的群起攻之,双手虚抱在胸口,闭目养神起来。
  
  他翘着嘴角,一副悠闲自在的样子,甚至顶着黄少天等人愤怒的目光哼起歌来。
  
  叶修盯着他看了半天,忽然笑出了声。
 
  喻文州勾了勾唇角,然后睁开眼睛看他:“叶神笑什么呢?”
  
  叶修:“文州我觉得你这次出来有点幼稚像是没吃药。”
  
  方锐:“哈哈哈哈哈哈哈。”
  
  楚云秀和苏沐橙窝在后排吃零食,一边吃一边小声叨逼叨:“喻队这是故意的吧。”
  
  苏沐橙赞同:“我觉得他就是想吸引叶修的注意力。”
  
  楚云秀叹息:“我这么一个美女,待在男女性别比如此失衡的一个圈子里,居然还找不到男朋友,真是人间悲剧。”
  
  苏沐橙毫不客气地哈哈哈。
  
  惹得楚云秀上下打量她之后下了结论:“你们兴欣会改变人的画风是吗。”

        苏沐橙:“哈哈哈哈哈哈哈,差不多吧哈哈哈,你看方锐,你再看老魏,你再看叶修。”
  
  楚云秀检讨自己:“是我错了。”
  
  她郑重地修改措辞:“是他们改变了兴欣的画风。”
  
  唐昊和孙翔两个人头靠着头一起玩手游。
  
  一边玩一边竖起耳朵听叶修那边的动静。
  
  彼此装作对那边毫不在意并且彼此信任。
  
  李轩盯着这两个观察了半天,终于相信,世界上还是有可以做好兄弟的情敌这种关系存在的。
  
  只要两个人都傲娇且智商不高,就没什么不可能。
  
  而喻文州对于叶修的吐槽依旧只是温和地笑了笑,没放在心上。
  
  他看到叶修带着笑意的眼睛,干净澄澈,依稀像是多年以前面嫩又有些骄傲的嘉世斗神。
  
  也像是一个虚幻梦境里不会老去的神明。
  
  ******

  
  年幼的鲛人第一次游出鲛人居住的深海,在人类居住的浅海一带游曳,战战兢兢。鲛人族大长老说,人类是很可怕的生物,他们会抓走鲛人,放在大水缸里带去人群中展览,他们贪婪而阴狠,为了金钱可以做出许多事情。

  喻文州是个刚成年的鲛人。鲛人的寿命比人类漫长,然而漫长的幼年期并未让他们拥有处世的经验。鲛人族拥有对术士一脉魔力与生俱来的掌控天赋,只是如何运用这项天赋,从来没办法依靠鲛人族的前辈进行传授。
  
  于是喻文州和鲛人族的很多长者一样,选择了进入人类生活的土地进行历练。人类具有的天赋是智慧与创造力。只有学会了人类的创造能力,鲛人才能拥有属于自己的魔力。
  
  喻文州沿着浅海游了很远。海边总是有熙熙攘攘的人群,还有嘈杂的轮船和冲天的血腥气。年轻的鲛人有些不安,对于人类多出了一些恐惧。

  他游了很久,感到有些疲倦。于是他在海底找了块足够大的珊瑚礁,倚在它的旁边打起盹来。
  
  他实在是很累。年幼的鲛人第一次远离家乡,在这样陌生的地方,倚着并不舒适的礁石,也睡得很沉。于是他没有听到出海的渔船上响起的渔夫的号角声,也没有察觉到头顶上好巧不巧罩下来的一张铺天盖地的大网。
  
  那是鲛人喻文州一生中为数不多的一次失误。
  
  他在渔网勒住他的尾巴时惊醒,渔网上的每一根丝线都那样用力地勒进他的尾巴,痛得他几乎是要叫出来了。

  渔网裹着他越缠越紧,同时向上飞速被拉起。年幼的鲛人这时感到了一丝绝望,大长老说过,被人类抓走的鲛人族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啊,这下完了。他想。
  
  我要被送去展览了。
  
  ——这是他最后一个念头。

        鲛人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没有被放在预想的大水缸里,他尾巴上的疼痛也不在了。

        或者换个说法,他好像没有尾巴了。

        喻文州惊讶地看着自己下身出现的与人类相差无二的双腿,以及身上的松软被子和身下的雪白床铺。

  他躺在一个人类的房间里。窗户不大,只够阳光照进来。窗口爬满了绿色的藤蔓。

  一阵烟草的气息飘过来,不呛,带着股淡淡的香气。黑发黑眸的人类一手捏着根烟斗,一手伸过来帮他掖了掖被角,之后站在他的床边满意地笑。
  
  阳光在那个人身后照过来,明亮得有些晃眼。
  
  那个人类一身简简单单的衬衫,没打领带,扣子留了两颗没有扣,头发也乱糟糟的。然而他笑着俯视喻文州苍白的脸色,眼睛里光华流转,像是被雪洗过的玻璃。
  
  “小鲛人,感觉好多了么?”那人捏着烟斗笑,“你可得谢谢老魏,要不是他路见不平把你送过来了,哥想救你也救不了了。”
  
  床上的喻文州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诶,这么看着我做什么。”那人似乎是有些不自在,把烟斗凑到嘴边吸了一口。
  
  “我叫叶修。”他说,“你呢?”
  
  
tbc.
FOR CENTURIES是个巨型长篇吧大概,喻叶这段是第一部分,文案来看有个十几部分,也不知道会不会砍,反正是系列all叶。
下一个写谁还好纠结啊。
大概是现实和西玄一起写,西玄相当于记忆里的另一段时光,设定想了很久,文案写了很久,不知道有没有人会喜欢。
另一段时光可以理解为平行世界吧。那个世界的设定是我真正想写的,但是叶修这个人,没有荣耀的话可能会太孤单,所以两个一起。
平行世界是关于【溯世塔】和不会老去的神明的设定。
w就这样,大概最近会一边赶上次各位的作文,一边写这个长篇。

评论(7)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