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子喻

入冬了,您的小可爱已经陷入昏睡。安好,勿念。

【all叶】FOR CENTURIES(四)

<<喻叶.玻璃与雪 The  Glass  and  The  Snow IV


#清水小甜甜

#已修,改完重发

#不要吐槽我啦我最近写甜甜都很少的


  

  已经是术士公会会长的鲛人坐在桌子前办公。

  

  喻文州终于认识到了为什么前任会长魏琛退位退得那么干脆利落。

  

  会长这活可能真不是人干的。喻文州刚刚和公会长老商定了未来一年术士公会的财政预算,感觉心情都不太愉快了。

  

  术士公会也不算贫穷,起码比起最贫穷的炼金术师协会要好得多了,喻文州有些无法理解,为什么一群高高在上的长老要为了几千个金币唇枪舌剑一整个下午。

  

  刚忙完的会长大人回到自己房间打算修炼一会,房间的门就又被敲响了。会长僵了一下,还是任劳任怨地在桌子边坐下:“进来。”

  

  门开了条缝,女孩探出头,小心翼翼地问:“我可以进来吗?”

  

  喻文州无奈:“都说了让你进来的啊。”

  

  这位是欧凯尼王室送来的索娅公主,据说已经展现出了在术士方面的天赋,王室那边把她送来术士公会,一方面是代表王室应邀出席术士公会会长接任仪式,另一方面也是想为她找个老师。

  

  索娅得了喻文州同意才迈进房间:“你今天可以教我了吗?”

  

  “一直都可以。”喻文州说,“但是你不能叫我老师。”

  

  欧凯尼王国的国王陛下为小公主定下的老师是大陆第一术士魏琛。国王陛下想着第一术士以后不再担任会长,正好有时间带学生。

  

  谁知道小公主在会长接任仪式上一眼看中了新任会长,非要这位会长大人做她的老师。

    

  索娅扁扁嘴:“为什么不行?我想让你做我的老师。”  

  

  “我还不够格啊。”喻文州摸摸她的头,“你看我的前辈魏琛怎么样?”

  

  这个问题喻文州不是第一次问她,索娅照例摆出副委屈的样子:“你比他好看啊。”

  

  “好不好看有什么用呢?你不是要学咒术吗?”喻文州说,“魏琛前辈会的东西可比我多多了。”

  

  索娅低头摆弄自己的手指,终于从唇缝里挤出低不可闻的几个字:“那要是我让他做我的老师……还可以经常来找你吗?”

  

  喻文州失笑:“为什么想经常来找我?”

  

  索娅脸红了。

  

  虽然依照人类的年龄计算,喻文州已经长大,但其实对于鲛人来说,此刻他仍不过是个稚嫩的少年。少年对于感情懵懵懂懂,还不能理解人类少女心中隐秘的想法。鲛人见索娅脸红不答,于是体贴地绕过了这个话题:“可以的啊。只要我有空,公主殿下想来就可以来。”

  

  索娅又低着头摆弄了一会自己的手指,等到脸上红晕褪去之后她才小声道:“好吧。”

  

  喻文州笑:“前辈现在应该在房间里研究咒术,我会告诉他,你请他做你的老师。今天很晚了,就不招待公主殿下了,公主殿下也回去休息吧。”

  

  索娅走了,他才走到床边,任凭自己扑进松软的床榻里。这张房间里的床本来很硬,但他睡惯了溯世塔里叶修那张又大又松软的床,于是特意找人换了这张质感差不多的,总算是能睡个好觉。

  

  年轻的鲛人倒在床上,也不想修炼了,就开始漫无边际地发呆走神。想起叶修在他年幼时,耐着性子讲故事哄睡不惯床的他入睡。

  

  他接任会长的时候曾想过邀请神明来参加仪式。可惜术士公会跑了好几趟都没见到神明。魏琛安慰他说叶修一定是出去游历了,神明常常有游历大陆十几年不见踪迹的时候。

  

  鲛人听着魏琛谈起神明时熟稔的语气,在心里无声叹了口气,有些失落。

  

  对他来说神明是最重要的人,可是他却连神明身在何处都无法得知。鲛人暗暗怨起自己来,想来只有当自己成为了一个更厉害的人,才能获得和神明比肩的资格吧?

  

  距离他上次见到神明已经过去十几年了,虽然十几年对于鲛人长达几百年的生命来说算不了什么,但是回想起来却像是隔了半辈子那么漫长,记忆落满了灰尘,只有神明白皙的脸庞清晰可见。

  

  鲛人开始想念神明了。

  

  他闭上眼睛,暗暗祈祷今天晚上能在梦里见到神明。

  

  ******

  

  世邀赛赛程安排得很紧,叶修没日没夜地忙着做各人的训练计划和战术分析,喻文州不想让他太累,一有空就和叶修研究讨论,两个人总是能快一点。

  

  中国在荣耀这方面很强,但是任何一个对手的实力都不容小觑。

  

  夜里十一点三十分,叶修仍然在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脑屏幕敲字,认真记下从录像资料中观察出的对手的特点。

  

  喻文州把一杯牛奶摆到他旁边。

 

  叶修从键盘上腾出一只手,碰了碰玻璃杯外壁,触手一片温热:“谢了啊文州。”

  

  “不用谢。”喻文州说,“热牛奶有助于睡眠的。领队现在睡眠不足,只能提高睡眠质量了。”

  

  叶修端起牛奶抿了一口:“我觉得你这样的小伙子,长得也不错,细心又温柔,你喜欢的人怎么会不喜欢你?”

  

  “其实我也觉得我挺好的。”喻文州叹了口气,“不过他好像确实不喜欢我。就算他喜欢我,也只是朋友那种,这让我挺无奈的。”

  

  叶修敲完了一个文档,点好保存之后放下鼠标,专心致志捧着牛奶喝起来:“她要是不喜欢你那应该是挺没眼光的,你说这么没眼光的人你喜欢她做什么。”

  

  “也不能这么说吧。”喻文州笑笑,靠在桌边开始转笔,“他就是迟钝了一些,没察觉到我喜欢他。但是他是个很好的人,我有耐心等下去。”

  

  “要是一直等不到呢?”叶修问。

  

  “等不到就等不到吧。”喻文州说,“反正我也算是看开了,不成功便成佛。”

  

  叶修叹气,觉得喻文州这个前途光明的小年轻说得怪伤感的。不过没心没肺的大龄单身男青年叶修很快忽视了那一丢丢的伤感,他喝完了牛奶,把玻璃杯往桌子上一放,忽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文州,我今天一直穿着你的内裤。”

  

  喻文州默了一下:“嗯……”

  

  叶修嘴边还沾着牛奶,他舔舔嘴唇:“我现在就去换下来,然后洗好再还你……”

  

  他的嘴唇刚被热气熏得嫣红,舌尖在上面舔的那一下简直称得上是诱人。喻文州的大脑“嗡”一下就空了,根本没听他在说什么:“嗯?”

  

  叶修已经起身去翻自己的内裤:“那我顺便去洗个澡,你洗澡了吗?洗完澡了的话你就先睡吧,关灯也不要紧。”

  

  喻文州道:“我洗完了,还不是很困,我再坐一会。”

  

  叶修在行李箱的角落里翻到了他弟叶秋给他塞进去的一包内裤,抽出一条就直奔浴室。

  

  喻文州无事可做,想了又想,最后抽出手机,登上自己的微博小号,发了条微博。

  

  一条鱼V:喜欢的人刚刚忙完工作就去洗澡了,洗澡前没听懂我对他告白的暗示,还准备把我好不容易哄着他穿上的我的内裤换下来。不开心。

  

  一条鱼,知名情感博主,经常抽空为广大单身男女提供情感咨询,无数人亲测有效,于是迅速爆火成为大V。

  

  一条鱼,身为知名情感博主自己感情却相当不顺。这条微博发出去之后下面顿时多了十几条评论。

  

  香菇炒油菜:哇是鱼大,鱼大有些日子没发微博了吧?[emoji]

  

  小心心都给你:鱼大你不要不开心啊!这一点小事怎么能难得住你呢!相信你一定可以的!加油![emoji][emoji][emoji]

  

  卤蛋不咸:所以鱼大已经和喜欢的人同居了吗???

  

  打南边来了个喇叭:鱼大这进度略快啊……都住一起了,表白成功还不是早晚的事?

  

  和尚清心寡欲:鱼大!我觉得你喜欢的人绝对是对你有意思!他现在去洗澡绝对是想勾引你!不要大意地上吧鱼大!!![emoji][emoji][emoji]

  

  喻文州笑笑,索性无事,他在评论区和各路粉丝路人开始聊天。

  

  是有些日子没发微博了,最近因为工作上的事出国了,有点忙。

  

  谢谢,我会努力的。[emoji]

  

  算是同居吧,不过是因为工作需要。

  

  他这个人很迟钝啊,我怎么试探他都感觉不出来,还得慢慢来。

  

  哈哈哈哈哈如果真的是那样我会很开心的,我其实很希望他是个心机的只想着勾引我[emoji][emoji][emoji]

  

  喻文州聊的正开心,浴室门开了。

  

  他下意识抬头,叶修穿着件松松垮垮的黑T恤,下身只穿了条内裤,两条白嫩嫩的腿还挂着水珠就暴露在空气里,微微打颤。

  

  喻文州只看了一眼就匆忙低头,手机屏幕上正好显示出最新一条评论。

  

  和尚清心寡欲:觉得鱼大真是有点幸福,看到喜欢的人刚洗完澡的样子什么的真的是棒极了嘿嘿嘿。不知道鱼大有没有眼福看到更多啊?

  

  喻文州艰难地想,还真有。

  

  他匆忙按了锁屏,起身过去把一条干毛巾递给叶修:“领队……怎么没穿裤子就出来了,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叶修接过毛巾自己裹在脑袋上:“忘了拿进去,反正现在是夏天,也不冷。”

  

  喻文州把手搭上去帮他擦头,有意无意地摸了一把他的手:“怎么不冷,空调开着呢。”

  

  叶修让他擦了两把,就没骨气地改口吵吵着冷:“还真挺凉,我去找条裤子。”

  

  喻文州在他身后看了他好一会才把视线收回来,若无其事地上了床,自己调暗了床头灯。

  

  “晚安,领队。”他说,“明早见。”  

  

  叶修背对着他穿裤子,敷衍地跟他道了声晚安。 

  

  又一天过去了。喻文州心里想。

  

  还能这样互道晚安多少天呢?


  


tbc.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