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子喻

入冬了,您的小可爱已经陷入昏睡。安好,勿念。

【喻叶】小幸运

#假的文艺范,不想看千万别勉强
#我再写文艺范的东西我就改姓,啥难听姓啥,真的
#为了一时的文艺收不住笔爆字数导致还有二十多套卷什么的
  
  
  『把鱼放进水洼,风平,浪不静。』
  『三生有幸。』
  
  
  
0.
  “我曾经有个梦想。”喻文州说,“我曾经想做个医生。”
  叶修专心致志地捞起一片打着卷的羊肉,蘸上芝麻酱送进嘴里:“哦。”
  喻文州探身捞了点生菜放进他盘子里:“叶神,吃点菜。”
  叶修咽下嘴里的羊肉,把生菜挑在筷子尖上,看到火锅汤滴滴答答地落在盘子里:“想做医生后来呢?怎么又做了职业选手?”
  “啊,我记得那年就是被同学带着去的。”喻文州想了想,“然后也不知道怎么,就过了选拔被留下了。当时我一想,假期也没别的事情可做,干脆留下试试。”
  叶修“嗯”了一声,把生菜塞进嘴里,又问:“一玩就上瘾了?荣耀曾经毁了个医学界的未来?”
  喻文州笑笑:“本来也没想着真做职业选手,后来出了点变故而已。”
  “这样啊。”叶修也不往下问,这人吃的差不多了就开始嘲讽,“我说文州啊,这回我可是真退役了,你们蓝雨加把劲吧。我在的时候输给我们兴欣还能说是前辈太强了,现在我和老魏都退了,再输就说不过去了。”
  喻文州点点头,笑容不减:“是啊,我们可得加把劲了。”
  
  
1.
  喻文州曾经在蓝雨青训营的时候是最不被看好的一个。起初的几天他对此无动于衷,想着自己不过是过来待几天消磨时间,以后若是可能,还是要回去做医生的。
  直到某一天有个那时还叫叶秋的前辈来参观。
  那天名叫叶秋被称为斗神的前辈进了青训营,一路兜兜转转乱走乱看,蓝雨队长魏琛跟在他后面,两个人一路互喷垃圾话,一直晃到喻文州的座位边上。
  叶修很自然地盯着喻文州看了半天,喻文州只觉得他的视线轻飘飘的,带着些探究,从他的面颊一路飘到下颔。然后他跟魏琛说了一句:“这孩子不错。”
  魏琛本来在孜孜不倦地和他对飚垃圾话,此刻他忽然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夸的还是他们蓝雨青训营的新人。魏琛一下子有点当机,摸不清他的路数,还是用嘲讽挡了回去。
  “我们新人好吧?”魏琛撇嘴,“你们嘉世没有吧?”
  叶修笑笑:“哪能啊?有天赋的哪没有?主要是能坚持这条路的,还是太少了。”
  魏琛快把食指戳到他脸上了:“是啊,有天赋的哪没有。所以你能不能别老总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
  叶修很无辜地摸了摸鼻子:“我有吗?”
  魏琛一搭他的肩:“走走走,我带你去看看我跟你说过的那小孩,以后估计会是你的对手。”
  “是吗?”叶修直乐,“就是你说的你网游里挖回来的那小孩?你不是说我天下第一吗?天下第一哪能有对手?”
  “滚!老子什么时候说你天下第一了!你要点脸!”
  “叶修我跟你说,要不是看你人小脸嫩,你在联盟这两年,肯定得被不知道多少人揍……”
  喻文州听着这两个人的声音自身边响到远处,愣了愣神。
  那个前辈……挺有趣的。
  那是喻文州第一次看见叶修。
  
  
2.
  后来喻文州在青训营里过得越来越艰难。
  他的手速是短板,始终提不上去,于是被所有人否定了职业生涯。
  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喻文州玩着荣耀这个游戏,开始一次又一次感到兴奋与热血沸腾。于是他无视了周围人的轻视否认,企图用头脑的清晰补足手速上的不足。
  ——实在是“荣耀”二字太能搅扰心神,得不到的时候就像有只小猫的爪子在心里抓啊抓的。
  青训营里考核一次接一次,喻文州艰难地挂在车尾,险之又险地达到标准,从而留下。期间他看了些比赛,有索克萨尔的,也有一叶之秋的。
  一叶之秋在大片的技能光效里穿行,却邪一抖,横扫千军。喻文州一边看一边想着,原来上次见到的叶修,是这么耀眼的一个人啊。
  他第二次见到叶修,是当众赢了魏琛的那一次。魏琛连输了三把,随后脸色有些复杂地看了他一眼,起身拔掉账号卡,沉默着转身就走。
  叶修在边上站着,见到魏琛走的潇洒,也不追上去,而是停下来拍了拍喻文州的肩,笑道:“能赢老魏三次啊。我还真挺期待,以后在赛场上见到你。说不定以后,天下都是你们蓝雨的了。”
  喻文州抬头看他。
  看到这个最年轻最耀眼的前辈,穿着一件普普通通的白衬衫,脸尚稚嫩,还带着些少年人的意气。看到他短发有些柔软,倒下来贴在头顶,皮肤白的透明,看起来就是个养在家里久了的小少爷。
  哦,原来魏队说的因为人小脸嫩没被揍是真的。喻文州没头没尾地想,对着这张脸,连他们魏队都下不去手吧。
  
  
3.
  第四赛季,喻文州出道不久。嘉世第一次来G市比赛的时候,他又见到了叶修。
  叶修站在狭窄阴暗的入场区,静静地吸烟。火光一明一暗,闪烁飘忽。
  喻文州走过去,很礼貌地点点头:“叶神。”
  叶修看看他,轻笑:“这回真的在比赛场上见啦。”
  他说话声很轻,或许是抽烟的缘故,带了些沙哑的质感。喻文州盯着他看了半天,想说些什么。
  然而他犹豫踌躇了半晌,还是只说了一句:“叶神,比赛之后去吃夜宵吗?我请客。”
  叶修眨眨眼:“让少天请客吧。”
  喻文州愣了愣,觉得这样眨眼的叶修莫名有点可爱:“好。”
  比赛结果喻文州倒是记得很清楚,嘉世八比二胜了蓝雨,黄少天一个人在擂台赛企图大杀四方,最后倒在了一叶之秋的战矛下面。
  这导致他请叶修吃饭的时候咬牙切齿恶狠狠的,嘴里喋喋不休着他早晚有一天要打败叶修。
  叶修耸耸肩没说话。他坐在大排档昏暗的灯光底下,伸长了手去拿喻文州面前的一只生蚝。喻文州就着昏暗的灯光,看到他纤细修长的手,以及一小截白净的手腕。
  脑海里莫名蹦出一个词来。
  秀色可餐。
  他伸手拿了两个生蚝放进叶修的盘子里。
  然后犹豫了一下,吮了吮自己的手指。
  挺好吃的。
  
  
4.
  喻文州回去就噼里啪啦发微博。
  喻文州有个微博小号,粉丝没几个,平时写点人生哲理,自己炖鸡汤自己喝,相当快乐。
  今天请一个人吃饭,突然觉得他特别好看,我有点心动。
  喻文州发完微博愉悦地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刚刚闭上眼睛就收到网友的回复:喜欢就追求下呗。
  喻文州沉吟着敲字:倒也谈不上喜欢,只是心动。
  那边回复的挺快:观察一下,如果喜欢就抓紧追,以后被别人追到手了哭都没地方哭去。
  嗯。
  行。
  然而喻文州很快忙的焦头烂额。
  第四赛季过得飞快,最后霸图拿下了总冠军。
  于是第五赛季第六赛季喻文州带着蓝雨,一路踩过荆棘丛生,终于在第六赛季时踏上了总冠军领奖台。
  拿到冠军戒指的时候喻文州在舞台的聚光灯下有点失神。
  这种掌心里冰凉坚硬的触感以及沉甸甸的分量,真是让人一瞬间有种强烈的满足感。
  观众们看到蓝雨队长喻文州和蓝雨副队黄少天,在一群队员的簇拥下捧起奖杯,他们看到蓝雨队长在镜头前露出一个温柔的笑。
  “这是蓝雨的夏天。”他说。
  
  
5.
  叶修在嘉世俱乐部里叼着烟看报纸。
  电竞之家的第一版用了加粗的大标题“这是蓝雨的夏天”。
  苏沐橙端来一杯牛奶给他:“在看什么?”
  “看喻文州这小子。”叶修说,“我觉得我现在真是有点老了,看着联盟这些后辈,都有种他们真好的感觉。”
  苏沐橙“噗嗤”地笑出声来:“他们好,你就手下留情?”
  叶修翘着脚抬了抬下巴,也笑了笑:“哪能啊?前辈的存在就是为了给他们点压力,让他们再加把劲。”
  “你也得加把劲了,老人家。”苏沐橙吐吐舌头,“这几天我想去找秀秀玩。”
  叶修挥挥手,眼皮都没抬一下:“去吧,回来给我带点他们那的桂花糖藕,小周上次给我带的,挺好吃的。”
  几天后苏沐橙回来,没带桂花糖藕,领回来了两个人。
  叶修没得到桂花糖藕,出离失望。不过他自认为毕竟是个成年人了,不能在外人面前不懂事,于是很有礼貌地迎接了蓝雨正副队:“喝点什么?”
  黄少天对他的礼貌啧啧称奇,末了问他:“你这都有什么?”
  “康师傅或者农夫山泉。”叶修说,“挑吧。”
  “……”喻文州说,“那就农夫山泉吧,谢谢叶神。”
  叶修说是说,没打算动地方,键盘噼里啪啦一顿响,对矿泉水不感兴趣的黄少天凑过去一看,火冒三丈:“老叶你有时间跟别人竞技场就没时间跟我是不是!你对我有意见啊!”
  “不,你想多了。”叶修很冷静,“这不是别人,这是老王。”
  “你跟王杰希竞技场都不跟我?”黄少天生气极了,大有就此原地爆炸的趋势,“你是不是怕输给我,不敢跟我玩?”
  叶修无奈极了,一个分心,魔道学者就一扫帚过来,拍的他七荤八素,本就不多的血量直接到底。他毫不客气地伸手把喻文州拽过来往前面一挡:“文州,你们副队要吃了我,你管不管。”
  “我没有要吃了你!”黄少天爆炸,“你乐意我还不乐意呢!你脸皮厚得油盐不进,谁吃啊!”
  叶修眨眼:“我这么不招人待见?”
  他转头问喻文州:“文州,你觉得呢?”
  喻文州笑眯眯:“我就不这么想。”
  “我是很乐意吃了叶神的。”
  
  
6.
  从嘉世回来喻文州郁闷了几天。
  他很认真地表白了一次,不过叶秋似乎什么都没听出来。
  没有时间给他郁闷,第七赛季如火如荼。
  然后叶秋就退役了。
  喻文州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觉得心里有一角悄无声息地塌下去了。
  退役了?
  开什么玩笑。
  这么突然就退役了,以后人海茫茫,去哪里找呢?
  喻文州登上QQ,不出意料地看到备注成叶神的QQ头像始终灰着。他定定地看了半晌,却意外地发现那个头像似乎是换了。
  是他本人吧?
  喻文州满心忐忑,但下意识地开始挂起QQ,每天在线很久,打开时总要下意识扫一遍分组里灰着的“叶神”这个人。
  后来大春拿着录像来找他的时候,他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没有当场露出惊喜的表情来。
  人还在呢。
  喻文州就这样默默看了叶修很久。他从各种渠道听到叶秋的消息,他练了个散人的号,他拿着一把奇怪的银武,他重新建了支战队,他又一次进了神之领域,他以无可阻挡的强势,冲回了职业赛场。
  叶秋成了叶修。叶修挑战赛胜利那天,喻文州登上自己的小号,发了一条微博。
  欢迎回来,好久不见。
  
  
7.
  叶修带着兴欣战队,爆了大冷门,拿下了第十赛季的总冠军。
  喻文州在现场和很多职业选手一起看比赛。他看到叶修第一次站在明亮得有些刺目的灯光下,看到他淡淡地笑着,举起奖杯。
  黄少天在他身侧,也轻轻地笑了一声:“老叶真棒啊。”
  喻文州无声地牵起嘴角。
  回家就跟父母报告了一下,收拾行李订好去H市的机票,打算再去表白一次。不成功便成仁。
  还没起程又一个晴天霹雳。
  叶修第二次退役了。
  喻文州上QQ找他,踌躇了半天,只发过去一句:叶神为什么要退役啊。
  叶修回复的很快:出来太久了,该回家陪陪家人了。
  嗯,说的也是。
  可别太想我了。
  没事,我可以去看叶神。
  那也行。行了我下了。
  叶修回完这一句,就又一次下线了。
  喻文州对着电脑屏幕坐了半天,抬手捂上了自己的眼睛。
  还是晚了。
  鱼不会总是找得到水洼的。
  
  
8.
  然而夏天向来被幸运之神所眷顾。
  喻文州在夏天里遇到叶修,在夏天里喜欢上叶修,在夏天里见到了名叫叶修的国家队领队。
  国家队队长一瞬间觉得自己被夏天的蝉鸣吵的有些头晕。
  “大家好。”他说,“我来了。”
  喻文州看着他,一瞬间弯了眉眼。
  那就好好相处吧,领队。
  喻文州出了会议室就给老冯打电话,说为了联盟的财政状况着想,他就和领队两人住一间房好了。
  冯主席很感动,连声称赞这才是联盟的好同志。
  喻文州这边行动细致周密,于是等国家队其他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只看到他们的队长捏着一张房卡朝领队笑:“叶神,我们一间房。”
  黄少天牙都要咬碎了,用眼神向其他队友传递信息。
  我被我队长绿了,他跟我有夺妻之仇。
  王杰希瞥他一眼。
  活该。
  黄少天翻白眼。
  反正老叶没落你手里,我欣慰多了。
  王杰希又瞥他一眼。
  五十步笑百步,你开心吗。
  
  
9.
  喻文州,费尽心思捞了个近水楼台的位置。
  结果什么都没干成。
  回来之后越想越不甘心。
  此时已经是世邀赛尘埃落定。叶修窝在B市,说最近骨头有点懒,过一阵子再回去兴欣,还被方锐喷了一句年老色衰不想见人。
  蓝雨刚刚来B市和微草比赛,喻文州下了飞机直接打电话给叶修,说要一起吃顿饭。
  国家队领队叶修,电话里懒洋洋地问他,羊肉能不能吃。
  喻文州说能啊,没忌口,什么都行。
  于是两个人分头奔赴B市地界一家偏僻但异常火爆的火锅店,喻文州字斟句酌着准备表白,同时没话找话地说起了自己多年前的那个理想。
  喻文州曾经是真心想做个医生的。
  小学时候喻文州写过《我的梦想》这篇作文,呕心沥血,写了满满的三张作文纸九百字长度。被语文老师当成范文在全班朗读,然后表扬其有理想有逻辑,将来一定是个有出息的。
  这么有出息的一个孩子,后来刚刚提出要做职业选手的时候,被爹妈关在家里思想教育了好几天。
  喻文州后来想想,也不太理解。
  他此刻在B市的火锅店里跟叶修面对面坐着,满脑袋都是当年刚见到叶修的时候。
  其实这么多年叶修没有很大变化。他里面穿着件白衬衫,外面罩了件驼色大衣。脖颈和锁骨白皙透亮,手指也依旧纤细修长。
  这么多年过去了,有很多事改变了,也有很多事从未变过。
  鱼在水洼里待了很久,天荒地老,拥有的一直是最好的幸运。
  喻文州前倾了身子,看向叶修,目光里有些不易察觉的紧张。
  “叶神。”他说。
  
  
10.
  “我喜欢你。”水里的鱼欢快地游动起来,鱼尾甩起水珠,在阳光里划出一道弧线。
  “要不要考虑和我在一起呢?”
  
  
  
  『鱼在盛夏得到一处水洼,如同幸运女神的眷顾。』
  
  
  
  
END.
文艺一下午累傻.
  

评论(3)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