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子喻

入冬了,您的小可爱已经陷入昏睡。安好,勿念。

【伞修】世不识

#2018年清明
#给永远十八岁的苏沐秋
#初三忙傻发点东西证明生还
  
  
1.
  叶修有个朋友。
  他荣耀玩的特别好。
  后来他死了。
  他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苏沐秋。
  
  
2.
  2018年,清明。
  今年清明节是个晴天。
  没有诗文里飘起的雨丝。
  然而叶修和苏沐橙带着花去看苏沐秋的时候,还是下意识地带了伞。
  苏沐秋走的那天似乎也是个艳阳天。
  然而叶修只记得他在医院走廊里双眼一阵阵地发黑,连昏暗的灯光也变得刺眼起来。
  刺得他的眼睛酸涩着疼,一直涩到心里。
  
  
3.
  叶修和苏沐橙很少谈起苏沐秋。
  H市是个好地方,每年的七八月份里都有很多个大大的艳阳天。
  苏沐秋刚刚走的时候,叶修在夏休期里,有时会忍不住自己跑出嘉世。随便找上一个街角,在路边一坐。
  这是一个很奇妙的观看世界的角度。
  多年以后2025年八月,叶修从苏黎世归来,独自一人在H市找了个街角坐下。
  天气热得像要把人融化一样,然而叶修无知无觉。
  那年也是这么热的一天,离家出走的小少爷在街边晒得晕晕乎乎,进了一家名叫嘉世的网吧。
  ——“你这意思,你玩什么游戏都能赢我?”
  那不能。你现在回来吧,我留了一局的余地给你,能行你就上,赢了我以后算你厉害。
  ——“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是是是,人生还是很长的。先走一步的家伙没资格说这话。
  叶修坐的昏昏沉沉了,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走吧。”
  也不知是对谁说的。
  
  
4.
  此时还是2018年的清明节。
  叶修在苏沐秋的墓前弯腰放下一束花。
  三年了。
  苏沐橙蹲在墓前,怔愣了半晌,还是掉了眼泪。
  “哥……我快要高考了……”
  “等我考完试,就去陪叶修打荣耀,你说好不好?”
  叶修点上支烟。
  他努力扯起颤抖的嘴角,心里想着,沐秋,哥要拿到第三个冠军戒指了。
  他想说我现在可是荣耀第一人。
  他想说我一直站在荣耀巅峰。
  他想说我快要打遍天下无敌手了。
  然而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难得晴朗一次的清明节,叶修在苏沐秋的墓前无声地抽烟。
  他能做的只有不哭。
  
  
5.
  2015年,叶修偷偷跑到苏沐秋的墓前,在他的墓前枯坐了一天。
  2018年,叶修在苏沐秋的墓前沉默着抽完一整支烟,压抑住一切悲伤与酸涩。
  2023年,叶修在苏沐秋的墓前讲很多事给他听,他平静地说,苏沐秋安静地听。
  2025年,叶修到苏沐秋的墓前,带上了荣耀世邀赛的冠军戒指,笑得眉眼弯弯。
  “沐秋,有没有为我感到骄傲啊?”
  经年之后伤痛还在。
  只是彼此既然都互相珍重。
  那么都要好好的。
  世界很奇妙,或许某一天我们还能再见。
  
  
6.
  如果他还活着呢?
  叶修有很多次想到这个问题。
  在嘉世第一次拿到冠军的时候,叶修想着。
  如果苏沐秋还活着,那嘉世势必可以横扫荣耀联盟。嘉世有斗神、有神枪,有他和苏沐秋。
  在吴雪峰退役之后,叶修想着。
  如果苏沐秋还活着,怎么会让他自己一个人孤单地战斗。而他们两个人,足以打出最完美的配合。
  然而世上没有如果。
  时间里留不住大喜大悲。
  
  
7.
  苏沐秋是个很坚强的人。
  苏沐秋是个很好看的人。
  苏沐秋是个有点倔强,不喜欢认输的人。
  苏沐秋是个真正的神枪。
  苏沐秋是特别好的人。
  ——“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
  如果人生有很长。
  愿你的荣耀永不散场。
  
  
  
END.
  
  

评论(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