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子喻

入冬了,您的小可爱已经陷入昏睡。安好,勿念。

【韩叶】首长家的小孙子

#爷爷们的故事
#私设多如山,废话多如山
#就是想体验一把自己把自己萌出鼻血
#大概是自己比较谜的萌点
  
  
  
1.
  叶首长,一手一个,抱着他一岁的小孙子叶修和叶秋,坐着火车风尘仆仆,出门看战友。
  其实是秀孙子。
  韩首长,远在青岛,听说前一阵也当了爷爷。
  叶首长在火车上一路思忖着,韩首长当年和他可是一个连队的战友,战壕里一起躲过手榴弹,冲锋时一起端起冲锋枪的过命交情,这么多年没见了也不知道韩首长是不是一如往昔。
  叶首长一手抱着一个宝贝孙子若有所思。
  老韩的孙子肯定跟他一样满脸凶相。
  肯定没自己家小修修小秋秋好看。
  叶首长满意极了,心想自己家有两个软乎乎粉嘟嘟的宝贝孙子真是人生赢家。
  然后叶修在他左手臂弯里挥动起拳头,一拳砸在他右手臂弯里的叶秋的鼻子上。
  叶秋从睡梦中被砸醒在火车上哇哇大哭起来。
  叶首长:“……”
  两个不省心的臭小子!
  
  
2.
  韩首长,每日里过着独居带孙子的日子,此时正陪着孙子在家看电视。
  门外有人敲门。
  韩首长打开门,门外是抱着两个小可爱的叶首长:“哟,老韩。”
  韩首长,面冷心热,本想把叶首长关在门外,见了两个软乎乎粉嫩嫩的小可爱,二话不说给叶首长找了拖鞋,还伸手过去接了一个孩子过来。
  接过来的叶修,睁着眼睛不哭不闹,伸出小手好奇地碰了碰韩首长的胡茬。
  真的是软乎乎粉嫩嫩的小孩子啊!
  韩首长从未在自家小孙子身上体会过这样的可爱,对叶首长油然而生一种羡慕之情,于是抱着叶修就往屋里走,不想撒手。
  叶修在他臂弯里探出头,恰巧和客厅里靠坐在沙发上的韩文清对上了眼神。
  韩首长两岁的小孙子韩文清,在沙发上,冷着一张脸,看CKF决赛。见到爷爷抱着一个软乎乎粉嫩嫩的小孩子进来,非常给面子的偏了偏视线。
  叶修朝他龇牙乐了乐。
  “……”
  韩文清觉得自己被挑衅了。两岁的包子脸在沙发上直起身子,对一岁的粉嫩嫩给予了通过眼神传递的杀气!
  韩首长看着两个小孩子“友爱”的对视,毫不犹豫地俯下身,把叶修塞到了韩文清怀里。
  韩文清,充满杀气的眼神,有点呆滞。
  
  
3.
  叶首长抱着小秋秋跟韩首长聊天。
  小秋秋在两个人此起彼伏的大嗓门里睡得踏踏实实。
  甚至吐了个口水泡泡。
  包子脸怀里被塞了个粉嫩嫩,就有些呆滞。
  叶修躺的挺舒服的,睁着眼睛一边看他,一边露出善意的微笑。
  韩文清,十分怀疑这是挑衅。
  不过这时电视上的CKF打得很激烈,很快吸引了韩文清的全部目光。
  包子脸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视,擂台上的红方刚刚一拳打在蓝方脸上,韩文清就感觉自己脸上不轻不重地,挨了一下。
  韩文清瞪大了眼睛低头去看怀里躺得四平八稳的叶修,粉嫩嫩笑得很嘲讽,然而眼神满是无辜,张口就吐出一个口水泡泡。
  韩文清:“……”
  韩文清慢慢悠悠地攥起拳头,对着叶修的脸比划了几下,十分想一拳砸下去。
  不过想了想,还是没忍心给粉嫩嫩砸圈青紫出来。
  在他脸上用力捏了一把。
  
  
4.
  叶首长和韩首长嗓门实在太大。
  终于吵醒了被卖了都能睡的平稳的叶秋。
  小秋秋刚刚睡醒,揉完眼镜四下一看,哥哥不见了。
  张嘴就打算惊天动地的哭一场。
  “哥……”
  叶首长,对于成天被哥哥欺负还要坚持兄控的小秋秋理解不能,大步流星穿过客厅把叶秋也放到韩文清旁边。
  韩文清刚刚捏完叶修的脸,就看到身边多了个粉嫩嫩。
  ……咦?
  新来的粉嫩嫩翻身脸着地,小短手撑着小短腿蹬着,就往叶修身边韩文清腿上爬。
  韩文清:“!”
  叶修在他腿上乖乖躺了半天,此时察觉到了叶秋的到来,也挥舞了两下胳膊,在险些抡到韩文清的脸上之后,奋力坐了起来。
  头顶顶着韩文清的下巴,伸手抵住小秋秋的脑门:“回去。”
  韩文清:“……”
  你会说话还笑得那么嘲讽干嘛!
  
  
5.
  笑得嘲讽的叶修拒绝叶秋蹭到他身边来。
  叶秋脑门被叶修用手指抵住,用力蹬了半天腿也挪不动地方,张嘴“哇”了一声又打算哭。
  包子脸韩文清,冷漠又无情:“闭嘴。”
  “……”粉嫩嫩的小秋秋,人生中第一次被哥哥之外的人如此粗暴地对待,一时愣住。
  反应过来后出离愤怒,看到哥哥还缩在这个凶巴巴的怀里笑得一脸嘲讽,气不打一处来。
  奋力蹬腿扑过去搂紧叶修的脖子,在他脸上直接啃了一大口。
  “……”这是面无表情的凶巴巴。
  “……”这是依旧笑得没心没肺又嘲讽的粉嫩嫩修。
  叶秋眨巴眨巴眼睛,反复确认了自己的动作并没有让这两个人放在心上。
  自认为是在挑衅·没收到任何回应·尬得不行·粉嫩嫩·秋,第不知道多少回准备委屈地大哭一场。
  
  
6.
  凶巴巴韩文清,终于看懂了粉嫩嫩秋的意思。
  不屑又轻蔑地看了他一眼。
  低头在粉嫩嫩修的另一边脸上啃了一口。
  恶狠狠的“啊呜”一口。
  咬完一口之后满意地抬头看向刚打算哭就浑身僵住了的粉嫩嫩秋:“怎么?”
  威武又霸气。
  包子脸的威武霸气被刚刚聊得差不多想起来看看宝贝孙子们的两个首长尽收眼底。
  “哦哟。”韩首长感慨,“看到没,我孙子以后长大可不得了,一看就是当司令员的气势。”
  叶首长反唇相讥:“欺负我们家小修修小秋秋就有气势了啊?”
  “……”韩首长撇嘴,“那哪是欺负,那是表示喜欢。我们家文清可从来没亲过谁的。”
  “哈哈哈哈哈。”叶首长大笑,“你家孙子没亲过你吧是不是?老韩真不是我说你,你越老越不招人待见了哈哈哈。”
  “……”韩首长真心诚意,“我就不应该让你进来。”
  
  
7.
  CKF这一场打完了。
  韩文清面无表情地想从沙发上下来。
  为此打算搬开身上的叶修。
  粉嫩嫩修端坐在他腿上,稳如泰山,丝毫没有打算让开的意思。
  韩文清很想伸手推他,但是毕竟刚刚在人家脸上啃了一口,牙印还在,这时候下手有些太过分了。
  于是他盯了叶修的发旋一会,惜字如金:“下去。”
  叶修没有理会他,白嫩嫩的小手在玩自己的扣子,系上再解开,玩的不亦乐乎。
  叶秋刚从僵直状态缓过神来,神志不清就要凑过来:“哥……”
  叶修,头也不抬,胳膊肘往后怼了怼,碰了碰韩文清的肚子。
  “叫你呢。”韩文清说。
  “你是哥哥。”
  
  
8.
  叶首长和韩首长,听着包子脸和粉嫩嫩的交流,不由自主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小修修啊,这个是文清哥哥。”
  “文清啊,你要好好陪弟弟玩。”
  粉嫩嫩修,乖巧又懂事,看着韩文清眨了半天眼睛,最后歪着头,问出一句:“老韩?”
  韩文清:“……嗯。”
  叶首长满意极了,一巴掌拍上韩首长的肩:“老韩,你后继有人了,这样我也能放心了。”
  “滚蛋。”本来决定不在宝贝孙子面前爆粗的韩首长终于忍不住了,“说得好像老子之前后继无人一样。用你放心啊!”
  
  
9.
  韩首长任由叶首长在他家里住了两三天,每天抱着软乎乎粉嫩嫩的小秋秋,看自家宝贝孙子与小修修打架又和好,和好再打架,小日子过得其乐融融。
  终于因为叶首长实在是太嘲讽而不得不痛下决心送他们离开,趿拉着拖鞋送到楼下。
  叶首长一手抱着一个孩子,满不在乎地对着他点点头算是告别:“行啦,不用送啦,知道老韩你舍不得我。你平时多念叨念叨,想的紧了托梦给我,我就过来看你。”
  韩首长忍了又忍:“你可小心着点吧,你家小孙子要是被你带成你这个样子,你儿子还不得跟你翻脸?”
  叶首长,对此嗤之以鼻:“小秋秋你抱了这么多天还不了解,以后也肯定是个性格温顺的。小修修闹归闹,还是很乖的吧?”
  韩首长不耐烦地“嗯嗯嗯”。
  叶首长转身:“我走了,你保重。过几年我再来看你?”
  韩首长在他身后,无声地举起一只手挥了挥。
  这是个很幼稚的动作,但他做来竟有种说不出的肃穆。
  当年他们应征入伍时,在每次任务前都要彼此挥手。在炮火连天的战壕里,每一次挥手都可能是最后一次告别,声音压不过炮声,但是这个动作可以穿越硝烟。
  此时在一幢普普通通的单元楼前,韩首长自然而然地做了这个动作。早晨阳光照得空气透亮,没有硝烟,连飞舞的灰尘也几乎看不见。
  然而韩首长确确实实地闻到了硝烟的味道。
  非常真实。
  呛得他只想咳嗽。
  “你们物业能不能不要挑在早上烧落叶!”
  
  
END.
  
我我我还活着!
最近有好多神奇的脑洞啊我可以都试试啦!
有人要夸我吗w

评论(11)

热度(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