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子喻

入冬了,您的小可爱已经陷入昏睡。安好,勿念。

【all叶】我和我的高中老师(二)

#回忆录体#
#碎片记事#
# ooc谅解#
#一写少天er就超字数我也不想的#
#逻辑性错误一定要给我指出哇#
那就开始啦——
  我们教导主任是真的很话痨。
  我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想象但是废话这种东西其实是真的很可怕的。
  会使人的心理遭受巨大创伤久久难以平复。
  ——『回忆录·从教导主任论废话的杀伤力』
1.
  教导主任姓黄。全名黄少天。
  头发是浅黄色的。
  人长得挺不错。
  本来就年轻,长得还嫩,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两个虎牙。扔进我们这群高中生里都可以说是个毫无违和感的阳光少年。
  和我曾经见过的面容严肃的教导主任都不一样。
  可以说是非常难得的形象很棒的教导主任了。
  只是……话痨。
  其实只是话痨也没有什么。
  只是教导主任……非常话痨罢了。
  非常这两个字含义很深的我知道你们都懂。
  
2.
  教导主任和班主任关系很好。
  这是某次体委因为早自习迟到被叫去主任办公室时听主任说起来的。
  “哎哟我跟你说你才这么大就早上起不来以后可怎么办这才高一啊喂等高三你被作业埋了晚上早睡睡不了早上早起起不来你就等着点名批评吧……我这么严厉的管你当然是因为我跟你们班主任关系好所以我要帮你们班主任分担啊你看你们班主任成天没睡够的样子肯定是因为替你们操心晚上睡不好这我怎么能不管……你肯定不知道我们为什么关系这么好吧我跟你讲我们关系好可是你们班主任亲自承认过的了这么多年他有什么事情要找人帮忙肯定是第一时间找我……”
  课间趴在主任办公室门口偷听的我险些因大脑缺氧栽到地上。
  我觉得作为班长我实在是不能看着我们班同学这样经受折磨。
  我大义凛然地敲门进去:“黄主任……我们班主任又抽烟了!”
  对不起叶神……为了你可爱的学生们……也为了你的身体……
  请保重。
  
3.
  体委被拯救出来之后瑟瑟发抖了一整天。
  谈主任色变。
  抱着数学课代表念叨了一天:“不要迟到不要迟到珍爱生命远离教导主任……”
  数学课代表很是无语。
  “话痨也传染的?”
  
4.
  黄主任很爱来我们班晃悠是真的。
  年级那么多个班,他天天不分上课下课随时进门。
  要是赶上班主任的课,就在最后一排直接坐下。要多认真有多认真地听完一节课。
  要是赶上课间或者班主任没课,就晃过去,挨着班主任坐下,絮絮叨叨地说一些事情。
  像什么“老叶啊最近上课累不累今天晚上要不要一起出去吃个饭”又或者“过几天大学同学聚会啦我们一起去吧那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我开车去接你”。
  班主任淡淡地听,偶尔会露出个略带嘲讽的笑。
  “少天你这么想约我?”
  教导主任点头嗯嗯嗯。
  班主任乐:“你说你要是这么追姑娘,是不是早有对象了。”
  教导主任撇嘴,眉宇间满是不屑。
  姑娘有什么好的。
  不如说我比较想追你。
  
5.
  课间的时候英语课代表两眼放光,拼命扯我袖子问我黄叶站不站。
  我觉得我是个成熟稳重的班长……
  “班长啊你是没看到教导主任看班主任那个眼神。”
  “我怎么没看到……”
  “那你还不站!我的天那眼神多有爱啊啊啊!”
  “那是很正常的……对学长的仰慕之情吧……”
  
6.
  说起来班主任算是教导主任的学长。
  这些我也是从教导主任的只言片语中得知的。
  ……很长的只言片语。
  教导主任和班主任是一个大学毕业的。班主任比教导主任早两届。到教导主任大二的时候,班主任作为实习生带了几天大二的课。
  从教导主任的只言片语中,不难听出他对当时教课的学长的印象。
  上课的时候特别温和特别帅气而且有耐心,混熟了之后嘲讽得不行还老是嫌他烦。
  ……其实我觉得嫌他烦这个不是班主任的锅。
  所以……我还是坚定执着地相信,教导主任对班主任只是单纯的仰慕之情。
    
7.
  事实无情地向我们证明了一个天真单纯的班长的直觉究竟有多么不准确。
  哦证明这件事的时候我已经不是一个天真单纯的班长了。
  那是一个冬天的早晨,班主任裹着羽绒服走出教室,被教导主任直接拦了下来。
  暗中观察的语文课代表是这样描述的。
  “当时我就看见班主任出去之后,在走廊口被教导主任堵住了。教导主任好像问了问班主任是不是要出去,然后看了看觉得班主任穿的太少,直接解下了围巾给班主任缠上,想了想之后或许是说了声我陪你去之类的,又把围巾缠回来一半,然后不容拒绝地握着班主任的手,和他缠着同一条围巾转过拐角了。”
  英语课代表激动地扯我的袖子:“班长班长你说教导主任这样下去能不能追到班主任啊?”
  成熟稳重的班长瞥了她一眼。
  “你不支持英语老师了?”
  英语课代表陷入纠结无法自拔。
  
8.
  英语老师还是后话。
  不过班主任对教导主任的称呼就很耐人寻味了。
  烦烦。
  一听就特别亲昵的那种。
  物理课代表在某个课间大着胆子问过班主任。
  “叶神,你和教导主任关系到底有多好?”
  班主任很不理解:“怎么想起来这么问了?”
  “就是好奇……班主任平时不是管教导主任叫烦烦……”
  班主任对我们做了个“嘘”的手势。
  “这个你们都听到啦……”他轻笑,“可别让你们教导主任知道了,要不拎去办公室训话几小时我可不救你们啊。”
  “关系有多好……嗯,大概就是,好朋友那种好吧。”
  
9.
  好敷衍啊。
  我觉得如果教导主任听到了的话,可能要先把班主任拎去训话。
  想象起来大概是——
  “老叶你太过分了难道我们的关系就仅仅是好朋友的程度吗我跟你讲今天这个事你不说清楚咱俩没完……什么叫好朋友难道咱俩不应该是……”两情相悦心有灵犀彼此生命中的唯一嘛!
  “嗯?不应该是什么?”班主任叼起一根烟。
  教导主任劈手夺下烟:“不应该是过命之交同舟共济的最重要的人吗难道你不是这样认为的吗那你真的太过分了我要跟你绝交绝交绝交绝交……”
  班主任无奈。
  “好好好是是是,哥跟烦烦可是过命之交,同舟共济。这样可以了么?”
  
10.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想象力。
  弄的这么宠溺是要闹哪样啊喂。
  我刚刚结束脑补就看到教导主任走进教室坐在班主任旁边:“老叶你跟你们班学生说什么呢?”
  班主任淡然:“说咱俩关系有多好。”
  “哎老叶咱俩关系那是能用一个好字形容的吗那肯定是特别好非常好无与伦比的好……”
  班主任打断了他,对我们笑:“等以后有空,我给你们讲讲你们黄主任,当年大学时候什么样吧。”
  “现在想起来,以前不熟的时候还真不知道他话这么多,所以我们才成为好朋友了。”
  班主任十分悲伤地叹息:“哎,被骗了。”
  围观的我表示笑而不语。

评论(2)

热度(170)